【银英同人】星空里的故乡

桜雨

这颗星球的夏天真是出奇的热,黑色的柏油路面被烤得“兹兹”地冒着热气,那声音就是在车窗紧闭的出租车内也能听见些微。

“这颗星球现在真是越来越邪门了,一年比一年热。我看今年夏天的最高温度铁定过60摄氏度。”出租车司机抱怨道。开车的是一位老伯,约摸六十几岁左右,很健谈。出了机场,一上车,他就开始向我抱怨起这个星球的一切。从正在锐减的人口,一直到越来越不适合居住的环境,他总是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着,根本没有止住的意思。

“那你也应该考虑迁出去啊!”

“开玩笑,我的那些不孝子孙就提过要我跟他们搬到海尼森那种大星球去,我没有同意,他们就一走了之了。他们要过他们的幸福生活,那是他们的事。我一出生就没有离开过阿瓦隆,现在都这把年纪了,也没有想过要死在另一个星球上。”

反光镜中,开车的老伯有些不高兴,不过夹杂在语气中的怒气似乎并不是冲着我的话而来。

“再说,到了海尼森,我个糟老头子又能干什么呢?还不是在家里等死。听孩子们说过,海尼森没有干我们这一行的,整个星球的车辆都由统一的交通系统控制,所有的出租车都是自动的。”

“是啊!同盟星球里很多都是由电脑控制交通的。”

“我干一辈子的出租车司机,实在丢不下这辆跟了我几十年的爱车。”我从反光镜中看到,老伯布满皱纹的眼角微微泛起了泪光,“我的父母是跟着第一批开拓者来到这里的,那时星图上还根本没有标出这里的坐标呢?通过整整一代人的努力,当我开着这车奔驰在父辈铺设的道路上时,这里已经是一个充满生机和希望的世界了。然而现在,却在我就要……”

老伯没有再说下去,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转移了话题。

“哦!忘了问了,年轻人,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呀?这里现在只有搬出去的,很少见过空港里还出来过人,特别是你这样的年轻人。”

“我是来看望我母亲的,顺便……”我停顿了一下,思考着是否应该说下去,随后还是说出了口,“顺便带她一起离开这里。”

“我想也是啊!这颗星球上已经快要走到它的尽头了,这里不再有希望和梦想,剩下的只是无奈和失落。就像人会老一样,这颗星球也老了,不中用了。这里最终将会如同我父亲来时一样荒凉,它会从星图上彻底消失,并从人们的记忆里抹消。”

接下来的旅程,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司机老伯静静地开着车,而我则侧过头,呆呆地看着窗外,让思绪在记忆中寻找这颗星球上曾经有过的夏天。
我出生在这颗星球上的某个夏天,爸爸是第一代开拓者的后裔,而妈妈则是海尼森大学星球开拓专业派驻的实习生。关于他们是如何认识的,也是有一段被当地人传诵的故事的。妈妈到达这个星球的第一个夏天,就被分派去负责吉维拉山谷的勘探。那时的天气远比现在舒服多了,不过仍然把习惯于海尼森温带气候的妈妈折磨得近乎半死。某天中午,在山谷旁勘探小队驻扎的吉维拉镇上,坚持在闷热的山谷中作业多天的妈妈,最终被夏天击倒了。多日来的劳累让妈妈对太阳失去了抵抗力,在回旅馆的路上,她晕倒了。好心的镇居民纷纷前来帮助,严重中暑的妈妈很快就被送到了爸爸的诊所。

爸爸是这个镇上唯一的医生,在镇东面开了一家诊所。被送进诊所的妈妈受到了爸爸最无微不至的照料,身体很快就恢复了,不过接下来的勘探工作她却没有再参与过。负责勘探队的队长没有让妈妈回去,他让她留在了镇上。这样爸爸就有了机会得以和妈妈相识,相知,并最终共相厮守。虽然外公、外婆和妈妈的家族都极力反对这件婚事。然而妈妈最后还是选择了和她的家族决裂。

结婚后的第二年夏天,我出生了。据后来奶奶向我透露的秘密,我出生的那个夏夜,爸爸并没有来得急把妈妈送到邻近市镇的医院去,所以我是在车上出生的。不过,听爷爷的可靠消息,他更倾向于相信我是出生在道路旁第一代开拓者所培育的草地上。我比较相信爷爷的话,精于医道的爸爸一定知道,汽车狭小的空间并不利于空气的流动。而且,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何从小时候起,我就喜欢仰望夜空。

因为,我出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璀璨的夏夜星空。记得妈妈小时候也曾对我说过,我出生的那天,当妈妈抱过爸爸手中的我时,她很惊奇的发现我的眼睛已经睁开了,而且还一眨不眨地看着夜空中星星。于是,她也顺着我的眼睛,抬起头,从这个星球上,仰望她的国家,她的出生地,她的故乡……

后来,妈妈对我说,那天她在夜空中看到了很多东西,也得到了很多东西,而这些都是我赐予她的。当时我还小,一点儿也不明白妈妈的意思,于是就反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啊!妈妈微笑着拍拍我的头,说道:“这可不能告诉你哦!这是妈妈心中的宝贝,就像你自己心中的宝贝,那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世界。”

自那以后,我就更加细心地去观察那片苍穹上的世界。十岁那年,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它让我第一次有机会近距里的接触到妈妈曾经取得过宝藏的地方。通过天文望远镜的视野,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身边的一切瞬间消失无踪。这份礼物就像给我安上了一对天使的翅膀,只在一刹那,就一跃飞上了三万英尺的高空,感觉只要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那些镶嵌在夏夜幕布上的宝石。然而这样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我就对星空失去了兴趣。

随着对星空认识的加深,那个曾经有如梦幻般的世界,一下子褪去了童话色彩。观察星空的时间少了,那个十岁生日的礼物,也被丢在了仓库室,尘埃逐渐成为了它的外衣。然而事实上,星空还远未是我了解的那个星空……

十五岁那年夏天,一连串事件让我有了想再次仰望星空的念头。这年年初,到爱尔·法西尔旅游的爷爷和奶奶正好碰上了战事,他们乘坐的游船,被帝国军当作了军事目标,在未经确认的情况下被击沉。消息很快传到了家里,为了料理爷爷奶奶的后事,爸爸花光了家里在战争期间不多的积蓄。物价也随着战线的后退而飞一般地攀升,爸爸变卖了一切可以变卖的东西,最后连那间诊所和积满灰尘的天文望远镜也都给卖了。

后来我知道,爸爸把望远镜卖给了卖给他的商人,而这个人五年前就是用这架天文望远镜和爸爸交换他的那辆老爷车。

这个秘密我是在爸爸参军后才知道的,那一年战争的形势很令人不安,胶着的战线距这颗低度开发的星球的直线距离不过1光年左右而已。星球上的很多成年人都报名参加了星系警备队,到了这年的夏天,从前线败退下来的军队又在星系警备队内补充了部分兵力,而爸爸恰巧因为医学专长,被分配到一艘严重减员的医疗舰上。

一年后,我和妈妈收到了爸爸的阵亡通知书。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妈妈总是一个人呆在屋里,而每次我看到她,她的眼圈总是红红的。学校因为战争无限期停课后,我有了足够多的时间来研究星空,每天一到晚上,我就坐到后院门前的石阶上,在那里仰望星空,一连几个小时都不会感到一丝倦意。自从知道那架天文望远镜的来历后,星空对我而言又变得陌生了,而爸爸的死又在那层陌生上添加了更多的意义。很想再一次用那架望远镜看一下爸爸为我描绘的星空,不过即使是那时的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些事一但发生了,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

我只能用我的眼睛去看,用爸爸、妈妈给我的这双眼睛去看。记得过世的爷爷曾经激动地对我述说过爸爸出生的那个夜晚:当爸爸的头刚探向这个世界的时候,爷爷高兴地指着夏夜的星空,对那个小家伙说道:“看,这就是我们的家。”我不知道爸爸是否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不过我想星空都在爸爸把我抱向这个世界的时候,变得更加耀眼,更加明亮了。

时间又轮转了一年,就在我想告诉妈妈我决定去海尼森报考军校这个决定的那个夏天,妈妈因为伤心过度,生了一场大病。而当时,因为战争,这颗星球上的物资急缺,连几种必备的药品都严重不足,很多市镇的医院因为缺乏能源,还曾一度关闭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妈妈的病越发恶化。到了夏末,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孩子,你曾问过我在你出生那天的夜空里我看到了什么?其实那天我在夜空中看到了我的故乡,一个是我曾经的故乡,而另外一个是我现在的故乡,无论这里将会变得怎样,这里永远都是我的故乡。”直到现在,我都能清楚地记得妈妈在离开我的那个夏夜,泛着泪光说的这些话。

之后,我卖掉了爸爸唯一留给我们的祖屋。安葬了妈妈后,我靠剩下的钱去了海尼森,报考了士官学校,毕业后分配到第五舰队,参加了著名的亚姆利札战役和兰提马利欧星域会战,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我想,我还是不去了。”在出租车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我打破了沉默。

“年轻人,你刚才说的对,是该考虑离开的时候了。其实在同盟政府停止开发这颗星球起就该离开了。战争毁了一切,几代人的努力啊!战争却让政府把几代人的努力都付诸东流。是该离开这片被遗弃的土地了……”

“不,她不会愿意跟我走的,这儿是她的家,是她的故乡。”

“家………………现在破烂的都不能称作为家了…………”

“不,这儿依然还是生我养我的家,不论这里变得怎样,这里永远都是我的故乡。”我的眼眶中不知何时充满了眼泪。

“对…………也是我的故乡!”老伯的声音有些哽咽。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妈妈生我时看到的,得到的是什么?也明白了爸爸为我描绘的是怎样的星空。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个夏夜的星空中,有我的国家,有我的出生地,有我的故乡……
从阿瓦隆回到海尼森的三个月后,结束了不久的战争又再度爆发了。宇宙历八零零年一月十六日,在和银河帝国庞大的舰队决战前夕,站在同盟军最后的旗舰上,我最后一次回望了身后那片广袤的星之大海,那里是我的故乡……

第 1 页,共 1 页1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