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同人】向左走,向右走

STRATOSPHERE

她躺在他的怀抱中,暖意透过她的肌肤传遍全身。她的一只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上,生命的歌唱一声声地提醒着她他的存在。

他静静地倚靠着床头,一只温暖的大手轻柔地抚过她的秀发,清新的芳香提醒着他她的存在。

柔和的阳光洒入这间他们居住了五年之久的卧室,提醒着他们今天——一个特别的日子,12月24日,如期而至了!

“还记得七年前的今天吗?”她抬起头问道。

他低下头,深情地看着她,手指着窗外的白色世界说道:“当然,我怎么能忘记呢?就在那里,我们彼此相识。”


 

她牵着他的手,漫步在雪白的大街上。节日的气氛把俩人包围在那段回忆中。七年前的那个圣诞节,七年前的那段不可磨灭的记忆瞬间涌入他们的脑海之中。

七年前,他匆忙地奔跑在同样银装素裹的大街上,她则独自一人在悠闲地逛着街。也许是冥冥之中上天做的安排吧,他们就在那不经意间,和缘分撞了个满怀。

壮实的他没有摔倒,而她却跌倒在了他的面前。他连忙搀扶起被撞到的她,并连声重复着“对不起”——这三个字简单的字符。

她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一撞而责怪他,细心的她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读到了他匆忙的原因。她微笑着说,不要紧,她并没有撞伤。而且还嘱咐他说,即使有什么紧要的事也要看着路啊!说不定下次撞到的可能是一位老奶奶,到那时就麻烦了。

原本预料会被臭骂一顿的他,马上不知所措起了。他的脸刹时通红,害羞的他不知怎地就那么傻傻地站在原地,好像一个受到老师批评的小孩子一样。

她一下子就被他的行为给惹笑了,但是她还是尽量控制着不笑出声来,可最终还是被他看见了,于是他的脸就更红了。

忽然,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任务。他马上恢复了常态,并对她说,今天的事是他的过错,他因为有急事要办所以必须得走了,希望她见谅。说完,他又匆忙了起来。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缘分天注定这么一说。就在他要消失在街角的那一刹那,他回过头,大声向她喊道,能否给他留下她的电话号码,有空他要郑重地向她道歉。

没有任何的迟疑地,她回过头,看着远处的他,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也许,缘分真的是天注定的!”他深情地望着她说道。

“一定是的!”她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一只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那棵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圣诞树,继续说道:“我还记得与你相遇后的第二年的圣诞节,也是在这间你我最喜欢的咖啡屋,也是同样的一个冬天,也是那一棵同样的圣诞树,但唯一不同的就是……”

“就是,我把这枚戒指套在了你的无名指上。”他伸手握住她带着那枚结婚戒指的手,说道:“可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戒指盒,放在她的面前。

“愿意嫁给我吗?”他深情地望着她,望着那个他想用自己的全部去给予幸福的女人。

“我愿意!”她哽咽地说道,眼眶中充满着幸福的泪花。


 

他们终究还是要分手的,即使他们并不想结束这充满回忆的一天。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用尽全力去握着对她而言不可失去的一切。

但他还是必须得走的,即使她死命拽着他,仿佛只要一松手,他就再也回不来,即使他自己也不想离开,他还是必须得走。明天,他所在的舰队就要起航了,他必须抓紧时间赶到宇宙港。不久前,银河帝国向无力抵抗的自由行星同盟正式宣战了,皇帝莱因哈特的舰队已在征服同盟的途中,十数万的舰队已经浩浩荡荡地向首都杀来。他和千千万万和他一样的男人如果不前去战斗的话,也许首都就将会沦为残酷的战场。

他不想看到这一切发生,他必须得走。即使不为了国家,即使不为了腐败的政府,即使不为了无能的军部,即使不为了伟岸的比克古元帅,他也不得不走。因为他还有他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东西,那就是她,还有他和她共同生活过的回忆和家乡。

他必须得走!

他拉开了她的手。

“我必须得走了,舰队明天……”

“不……不……我不能让你走,我舍不得让你离开我的身旁半……”她忍不住还是哭了起来,虽然她向他保证她会坚强,她不会哭泣。但……

“请你……我真的得走……”他也哽咽了。“我必须去保卫我们的国……”

“别人也会保卫的啊!他们并不一定需要你。”她怀有不切实际的希望望着他。

“不,我们不能那么自私。”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更重要的,我必须去为保护你,保护我们的家乡,保护我们的回忆而做出一份努力。”

“所以……”他再次试图拉开她的手。

“但是他怎么办?”她指着自己的肚子,做着最后的努力:“是前几天的身体检查查出的,原本并不想对你说的,但是我真的离不开你,他也离不开一个父亲啊!”

“哦!我的天!”他一下不知所措了:“我要做父亲了。”

他紧紧地把她拥入了怀中,“那我就更应该要走了,我必须去保护你和我们的孩子,那是我的职责,是我的使命,也是我最真挚的愿望。”

“所以,我必须得……”

她没有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她把她的唇紧紧地贴在他的唇上,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感受来自他的最后一丝温暖。她知道,她再也留不住他了。

“我会回来的,我向你保证!”他泪流满面地看着同样的她,作了最后一声道别。

宇宙历七九九年的圣诞夜,他向左走,她向右走。

后记:本文是以同盟的最后一战前为背景的,大家都知道800年的那次战役,是同盟对帝国的最后依次抗争,连比克古元帅都为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而牺牲了。可以说,参加这场战役的士兵都死的不值得,因为他们所要保护的国家是注定要灭亡的,即使他们螳臂档车似地去阻止历史的步伐,但轰隆隆的车轮也一样会把他们碾个粉碎。不过,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是什么力量让那么多的士兵去为一个已经如此没有生命力的国家献身呢?到底是什么使同盟的灭亡还带上了如此多的殉葬者?我想那些士兵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一定不会不明白自己国家的前途,更不会白痴般地为腐败的政府去打无意义的战争。于是便有了这篇烂文。我认为那些最后的同盟士兵只是为了自己的家园,为了自己的家人而去披上战袍,走上前线的。深深的故乡情和亲情,友情,爱情,是他们毅然做出了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家园的决定。

第 1 页,共 1 页1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