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和平而战》与《实时放逐》

龍舞炎上

在科幻作家中,有三个人的作品我是见到就会收下来的,一个是号称加拿大科幻教父的罗伯特·索耶,他的作品尺度可以大到宇宙终极问题,例如惜败于哈利波特的《计算中的上帝》,也可以小到关注人类大脑中的代表人类终极问题的一个光点,如《终极实验》。第二个是我们国内的一块牌子,在我看来几乎可以称为中国科幻顶梁柱的刘慈欣。他以宏描写闻名,想象的空间之大和尺度之深都有足够撼动人心的力量。当然,也有人指出他的缺点是细节处理的生硬。不过这也不是重点,而是最后我要说的这个VV——弗诺·文奇。很多人知道这位大师是科幻世界连载的真名实姓,然而就我这个个案而言,则是在增刊译文版上读到一部到了高潮却戛然而止的《深渊上的火》。毫不讳言的说,三界的设定影响了很多我个人的创造,而文奇的百万谎言网这一造词则更是我时时引用的口癖。不过当时对他的了解也就仅止于化腐朽为神奇的太空歌剧拯救者。直到今年科幻世界出版社再接再厉出版了文奇的06年得奖作品《彩虹尽头》和另外两本文奇的作品,也就是我今天所推荐的《为和平而战》和《实时放逐》。

这里就不就《彩虹尽头》展开了,虽然这部精彩的作品让很我欣慰,因为它击败了哈利波特获得了星云奖,一雪《计算中的上帝》的前耻,但是今天这推荐的篇幅实在难以抒发我对本书的喜好和见解,故而暂且不表,还望看官期待下回分解。

说回这两本书,《为和平而战》和《实时放逐》虽是同一时间线上的两个故事,然而即使分开看也不会有任何的不解和不适。就时间线前后而言,《为和平而战》在前,故事大约发生在2048年前后,1997年爆发的全面战争和之后的瘟疫毁灭了大部分人类,不过人类却获得了永久的和平,维和组织利用圆球科技封印了一切危害人类的军事力量和科技,同时也通过这一技术统治着人类。一切先进的科技研发和医疗研发都被禁止了,然而人类却不可能停止自己的步伐,世界各地存在着“叮当客”,他们虽然弱小,却没有放弃人类的梦想。

剧透就到此为止了,精彩的故事还是让看官们慢慢品味吧!我只想这样说,文奇的精彩之处在于那个小小的圆球,但是真正扣人心弦的是他对维和组织这种建立在愚昧落后之上的绝对和平理念的批判和人类对知识的渴望,对未知的勇往直前的赞歌。而正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有了“超人巨变”之后的故事,《实时放逐》。

《实时放逐》是以悲观开局的,几乎和《为和平而战》如出一辙。不过只是更加凄惨,人类只剩下几百个,他们靠着高科技旅行者的装备虽然可以衣食无忧,但是却不得不面临高科技装备的不可复制和修复性,人类的灭绝只是个倒计时。而正是这样一个社会里,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命案,一名因罪犯陷害落入圆球的时间禁锢而失去家人的侦探不得不挺身而出。

同样,剧透到此为止。文奇在这部作品里再一次用到了圆球这个概念,只不过比前一部作品更加深化,而前作中,生命可以无限扩展的科技也再一次应用在这部作品里。当然这都不是重点,甚至最后的结局也只是为了圆一个看上去很有趣的侦探故事。我不得不说,文奇再一次带给你惊奇。人类虽然只剩下几百人,但这并不是一曲人类的悲歌,也打碎了我初次翻阅本书时一开始的猜测——文奇给了《为和平而战》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却在《实时放逐》里砸了个粉碎。

不,你会发现一切并不是这样,文奇的主旋律依然存在在这本书里。

想必看过《深渊上的火》的应该不难猜到是什么!

还是我来公布答案吧。

“超人巨变”——不同于《童年的终结》的暴力终结,而是平顺的集体飞升。

第 1 页,共 1 页1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