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ACT10.夏娃的背叛

夏娃的时间
Act X
夏娃的背叛

未来,也许是在上海
机器人被民用化后不久
人形机器人刚刚民用化不久的时代

MAGI

“风姐,EVLEND两杯。”

这是一间不大的咖啡屋,虽然是在市区繁华的商圈内,却特地建在一间年代足够久的仓库里。有多久我猜不到,但是依其建筑式样与中心城区那些新型信息化大楼相比较,也能大致知道,我称呼它为爷爷也是不为过的。

“EVLE两杯,就点这点吗?好伤心啊!”

“今天还有一大堆回家作业,坐一会就得走了。”

“你可以让海藻妹妹多坐一会呀。”风姐看着依然沉默寡言的海藻说道,“对了,说了几次了,海藻妹妹,你要遵守本店的规矩呀。”

我竟然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信息环,关闭。”

“是,主人。”

惹眼的信息环瞬间就消失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四周的人投来了责难的视线,当然他们之中也有一些可能是Android——仿生机器人。这里差不多所有的常客我都认识,只不过我从来没跟他们交流过,更没兴趣去跟踪他们查证自己的猜测,更何况风姐的店规写明了不准跟踪其他顾客的事项。

当然,我也不在乎知道他们是不是仿生机器人,我不是人类至上主义者,从来都不是。要说我是反对人类至上主义的倒还差不多,相比身边充满着的各式各样、各怀鬼胎的臭皮囊,我更愿意身边环绕着的是Android。至少他们比人类更真诚,更靠得住,就跟我的海藻一样。

海藻就是我的一切,在这个充满荒谬的城市中的一切,只有她从来不会背叛我,欺骗我,甚至,也许只有她懂得我。我不在乎别人把我归类到恋无机物癖,并把我这样的人作为标本教育大众,“我们正在失去什么?”对他们而言,他们早就失去了一切他们用来批判我的东西。我对海藻也是真诚的,真心的,那就足够了。

“好了,两杯EVLE,请慢用。”

这里的咖啡算不上美味,但是我却非常喜欢这里,只有在这里我才能让海藻关掉那无聊的信息环,才能真正和海藻之间没有任何障碍。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某个人的感觉。

“咖啡,分解,能量转化。”我对海藻命令道。

“是,主人。”

红色的信息环出现在海藻头顶,闪过绿色的光芒确认命令之后便消失了,这一举动让眼尖的风姐投来了责难的视线。

“信息环,关闭,禁止出现,期限无限制。”

我不得不加大控制的力度,否则风姐一定会把我赶出去的。

之后我们默默地喝着这里有名的EVLEND,一句话也没说,享受着这恬谧的时间。就和往常一样,无论是第一次,还是今天之前的任何一次。

时间很快就在沉默中消逝了,该是回那个空无一人的家写作业的时间了。

“结账,信用卡。”

“是,主人。”

信息环没有出现,谢天谢地。我和海藻走到吧台前,海藻把手放在收银机的相应位置,不一会儿就完成了付款。

“啊,我猜,是时间到了吧。”风姐对我说道。

“是呀,虽然是些简单的设计题,但是还是得花时间去做,现在的大学生可不像上个世纪那样无所事事喽。”

“我看你一直都还是无所事事的嘛!”

“风姐你真过分,没有我来捧场,你这儿根本就没几个客人。”

“本店原则本来就是爱来来的嘛,你愿意来就来,我又没有逼你。”

“是啦,是啦。”

“不过,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伦理委员会似乎在大范围查证机器人违法事件,总店那里的凪小姐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差一点关店。这边估计也处在随时关门歇业的境地了吧。”

这事我从网络上听说过一点,确实有种像在悬崖边上的感觉。不过,即使关了也没办法,店内关闭信息环毕竟属于有些擦边球的行为。不过,至少我和海藻还有个可以蜗居的家。

“所以呀,你应该更懂得面对你内心那个真实的自己。”

真实的自己?我觉得我非常了解我自己。“风姐,我不就是我吗?”

“唉,海藻虽然一直没和我说过话,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出她心里非常担心你。”

“没有吧,是你多想了。”我相信,如果她真的担心我,她一定会当面和我说的,不过似乎没这个可能,因为她一次也没和我说过,无论是在放学回家接我的时候,又或者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

“唉,你这孩子,我也不便多说什么了,一路走好,要常来哦。”

“一定。”

在离开“夏娃的时间”之前, 我最后一次看了一眼那张写着店规的告示板

守则
本店内
人类和机器人
是没有任何分别的
请来客多多配合
遵守规则 享受着短暂的时光
——风

直到海藻在公寓前第一次叫出我的名字前,我都没注意到这一路走来,她头上的信息环竟未曾开启。这是这个现代社会的基本准则,我却不知道她为什么放弃遵守,甚至不知道她最后那段话的意思。

“因为我还爱着你,所以在我还爱着你的时候,我需要保护你,保护你远离危险,远离悬崖。”

她向我微笑了起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随后她把自己的记忆体和大脑晶片全烧了,对一个机器人而言,这就是自杀。违反机器人三原则的典型事故。

我把海藻送回了检修站,但是他们也没法拼凑出自杀的原因,当然更不可能给我解释最后那句话的意思。那可能,只有我能猜出其中深意的话语。

之后我再没去过风姐的“夏娃的时间”,海藻自杀之后,我先前营造的那个世界就崩溃了。渐渐地我想起来无论是那些和海藻相对而坐的时间里,还是让她一个人静静地待在雨中,我都没有再叫过她的名字。哦,上帝啊,我甚至想起来,在父母意外坠机之后的那场遗产争夺战中,我就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信任,也许还有最后那一丝希冀。我还记得那个夜晚,当遗产官司的尘埃落定,我揣着那张足够我奢侈地终老病死的银行卡走入Android商店,遇到海藻的那一刻所拥有的全部忐忑的心情。

“老板,这台机器人多少钱你开个价,我要了。”

价格不贵,九牛一毛。

我走到了海藻面前,准备带她回家。

“海藻,你就叫这名字怎么样?”

“是,主人,”海藻微笑着说道:“我非常喜欢。”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喊她的名字,而她的微笑,我却永远地放在了属于遗忘的角落里。即使当时,我已经想好了在和海藻享受完所有人生极乐之后就和她一起去死的。

然而她却背叛了我,一个善意的谎言……

第 1 页,共 1 页1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