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作品】☆CHU!糊涂天使の菠萝

星を守る者 - JUNA

齐齐雅正被盗贼所追逐……“好吧,那又怎样?”齐齐雅不耐烦地自言自语。在他的日常生活中,被盗贼所追逐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就好像例行公事一样,齐齐雅想。不过公事归公事,故事还是要从高潮开始才行。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子的高潮,那对齐齐雅而言不过是像手指甲里的灰尘一下微不足道的理由。

他们是盗贼,而齐齐雅并不喜欢打工,所以当她的荷包越来越轻之后,她就向镇里的人打听了盗贼巢穴的所在。于是,一小点,对齐齐雅而言只是盗贼的一小点财宝,就成了她替天行道的报酬。齐齐雅认为这并不是剩下的那些盗贼追逐她的理由,数量真的只有一点儿,而那些自私的坏蛋们却一直固执地追着她。怪不得,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慷慨的盗贼。齐齐雅叹了口气。

身为一个娇小可爱的美少女,齐齐雅觉得自己并没有办法甩开那一群散发着汗臭的大男人。可爱的齐齐雅•达波罗,全大陆最美丽的魔法师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齐齐雅在两旁有树木隐蔽的夹道停了下来。似乎一点儿异常也没有,不过气氛却全然不是这种感觉,停在远处的树上的鸟儿像被什么惊动了,一下子全飞走了。树林中有人,被包围了。事实证明了齐齐雅的猜测,一个男人从树后走了出来,跟在他后面的是十几个拿着刀剑的盗贼,他们一下子就把齐齐雅围在了中央。

“终于追上你了,小女孩。”一个秃头,左眼带着眼罩的男人,说出了这句老掉牙的台词。刚才就是他赤膊着上半身,拿着把半月弯刀,第一个走出树丛。

“很感谢你将我们当做傻瓜戏弄。”那个男人继续说道。齐齐雅判断,这个人就是这些恶心的盗贼的老大。

“你会因此付出代价的。”因为齐齐雅没去接话茬,盗贼头儿又开始说了起来。“不过,就实际情况而言,我们并不想和你战斗。昨天,你毫无预警地攻击我们,将一切东西烧光,还杀了我们的首领,偷光了我们所有的宝物——这一切都太专业了,就算是我们也没这么专业。所以,我,作为下一任首领决定和你进行一次和平谈判。”

和平,这些家伙也会用这个词,齐齐雅觉得以前说他们不会认识超过一百个单词,似乎有些过于主观臆断。

“啊,好啊……什么条件?”齐齐雅来了兴趣。

“原本为了盗贼的信义,我们必须一直追杀到你死我活,不过现在干脆皆大欢喜一下,我娶你当我们山寨的夫人,财宝我们共同拥有,然后夫唱妇随一起打劫。”

齐齐雅的眼角爆起了青筋。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油光满面,看上去一年也不会洗一次澡的臭盗贼,竟敢打起了全大陆最美丽的超级美少女魔法师的主意,齐齐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这种侮辱的。

“我拒绝。”

盗贼头儿有些疑惑不解。“这么优厚的条件你都拒绝吗?真是敬酒不喝喝罚酒,原本低声下气向你这么个小丫头求婚,我就在自己的弟兄面前很丢面子了。难道我这么个山寨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还配不上你这么个矮小、平胸、幼儿体型的小鬼吗……”

齐齐雅差点吐了出了,她眼角的青筋爆得更加厉害了。齐齐雅承认比起同年龄的女孩,是有一点点矮,胸部也比较平,身材也是一点儿吸引人的曲线也没有,她的确看来比实际年纪小……可恶,居然说出我最在意的事!齐齐雅在脑中怒吼着。而在嘴上,她则小声地咏唱起了咒语。

“……现在的小鬼真是,稍微有些能耐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娶你我还觉得你是高攀呢?你倒好,一口就拒绝了,你知道森林里有多少弓箭手对准你吗?我说……”显然这个山寨过去的第二人有些多嘴多舌,这大概也是这类人“老大不死,这辈子在老大面前打小报告”的命吧!

这个白痴,他难道不知道魔法师的第六感是超一流的吗?齐齐雅在心中骂道,一团微小的火焰隐约出现在她藏在身后的右手掌上。

“我所有力量的泉源啊!燃燒著燦爛的赤紅火炎啊!集中到我的手中來成為我的力量吧!火焰……”

“齐齐雅•达菠萝•塞拉•札卡赖亚伊古德,找你找得好苦啊!!!”齐齐雅的咒语刚要念完,身后不远处的某根树枝上就传来了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齐齐雅收起还没有实体化的火焰球,转过身抬头说:“切,我还想着这次总算能甩掉你了呢?又被你个冤大头找上了门,摆脱以后不要念一长串名字,齐齐雅就行了啦!”

站在树上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女孩子,身着一袭点缀着白色圆点的紫色连衣裙,背后的腰带用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固定住,裙摆处刚好露出一小圈可爱的蕾丝花边,配合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和纯洁无瑕而又美丽动人的脸庞,使大部分上了年纪的男人一见到她就有一种被萌到抽搐的感觉。

然而,对于齐齐雅而言,那不过是做作的代名词。没趣地打量着树上的小女孩,齐齐雅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大声提醒道:“娜娃塔啊!你不觉得站那么高,很容易被底下的大叔们看光光吗?”

十几个盗贼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树上的少女,一阵微风吹过,吹起裙摆,卡瓦伊的小裤裤若隐若现。

“切,怪不得都长不大,一直穿着前后都有趴趴熊的小裤裤在那里装可爱。”齐齐雅扭过头扮了个恶心的鬼脸,没好气地轻声讽刺道。但是,那十几个盗贼就没那么强的免疫力了,现在他们不论从目光还是思想,都仿佛被娜娃塔所控制一样,只要她一声令下,这些正被萌得抽搐的男人就算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讨厌啦!”因为被底下的大叔看了个精光,娜娃塔有些害羞得不知所措,于是作出了更为萌的举动——嗲声嗲气地生起气来。不过才刚又是底下的大叔们加速抽搐,一记凛冽的刀光就闪现在娜娃塔右侧,瞬间斩断了树梢。

“闹也闹够了,我们该出发了。”在娜娃塔即将坠落地面时,一名穿着女性佣兵战斗服的长发少女稳稳地站在树下,接着了她。

女性佣兵放下娜娃塔后冷冷地说,语气中隐约地带着一丝杀气:“喂,那些大叔,你们不该看也看够了,昨天的损失也算是补偿你们了,快滚出我们的视线吧!”与齐齐雅和娜娃塔形成鲜明对比的,盗贼们眼前的这个冷艳少女有着前两者所不能比拟的完美曲线和丰满胸部,她的面容只要是男人都会用天仙下凡来形容,一头黑中带紫的披肩长发则更显妩媚。可是,就是这么个美人胚子,却浑身散发出直刺心骨的寒冷,让任何人都难以接近。更准确说,是男人。齐齐雅想。秋玲•方是一个月前她才认识的,那时,齐齐雅和娜娃塔旅行途中正好路过辛琛巴帝国首都,没想到遇上了辛琛巴帝国皇帝最宠爱的独生女离家出走这档子事,首都全城贴满了赏金通告,一向对金钱欲求不满的齐齐雅于是就瞒着娜娃塔去面见了皇帝。说来也巧,皇帝本人也出于某种考虑希望能由具备实力的女孩子组成搜寻队,于是马上就决定由辛琛巴帝国禁卫骑士团首席骑士的秋玲•方和齐齐雅一起去寻找公主。没想到临行前,她们的行踪被娜娃塔探知,于是齐齐雅只能第601次无可奈何地带上死缠烂打的娜娃塔一起旅行。

说来,这个秋玲•方也不难相处,齐齐雅回忆着,一路旅行过来除了不爱说话外,这个秋玲还是很随和的,睡觉的地方也没什么要求,如果齐齐雅和娜娃塔邀请她一起洗澡,她也不会拒绝,吃饭也是一起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偶尔大家也会去逛逛集市,试穿各种漂亮的衣服,秋玲也从来不曾表示过任何厌烦。只是她一年四季就穿那么件普通到不行的女性佣兵战斗服,对其他服饰也没显露过任何的喜好。所以一般齐齐雅和娜娃塔都是把秋玲丢在服装摊前,自个儿去试穿漂亮衣服的,当然喽也从没让秋玲发表过任何评价。除了这点,齐齐雅实在是没觉得秋玲有那么难以接触,不过她觉得这仅限于女性这个狭小范围之内,有几次在餐馆里,齐齐雅也确确实实看到了秋玲•方眼中对前来套近乎的成年男人射出的强烈杀气。

“东方大陆的人还真让人难以理解啊……”齐齐雅小声抱怨,没让不远处的秋玲听到。对于秋玲是东方大陆的人,齐齐雅是从她所熟知的地下情报网听来了。秋玲•方的正确念法应该是倒过来的,叫做方秋玲,这是东方大陆才有的名字习惯。

正当齐齐雅在心中默默拼凑秋玲的性格轮廓时,那十几个原本来抢压寨夫人的盗贼却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他们不但被娜娃塔的LOLI魂萌到抽搐,眼前出现的持武士刀的冷艳少女更是让他们欲仙欲死。

咋世界上就有那么好看的妞呢?只要给俺一次机会去舔舔那白皙的肌肤,就是死在她刀下俺也值回票价了……盗贼的世界观里,能吐出这么句正儿八经的话,已经很了不起了。很多时候,这些欲求不满的壮汉,都只会说一句,“老大,抢来的妞什么时候轮到我啊!”

不过,就在这么个毫无防备的当口,还是山寨老二第一个反应过来。虽然战斗服下的白皙肌肤让他的流连,一抹随风飘来的香气让他垂涎,但少女眼光中抹不去杀气,他怎么也不能视而不见,这是作为未来领导者的必备素质。

见对方并不是来给他们享福的,秃头眼罩男收起贪婪的目光,向手下下了命令:“都不要色迷迷得盯着人家看,我们不是来这里玩儿的,大事为先。”

“哦!还有什么事吗?秋玲,我记得你已经和他们达成庭外和解了。”在盗贼们缓过神来的片刻,齐齐雅轻松地离开了包围圈,走到了方秋玲的身旁。

“我记得我已经把和解事项都说了,想活命的就快滚吧!”方秋玲依然冷冰冰的,唯一不同的是,目光中的杀气更加浓烈了。

不过似乎,那些笨蛋盗贼并不领她们的情。“开什么玩笑,你们三个老子今天都要定了,老子今天爽死你…………”

秃头眼罩男的话还没吐完,就硬生生地吃下了一颗脸盆大的火焰球,这下专打小报告,才刚出头的山寨老二也挂了……

就在一个烧焦的躯体倒下的一瞬间,数道剑光闪现在盗贼们眼前,几秒钟后,这些刚才还在幻想着美色的家伙,就只剩下一条脏不拉叽的裤衩了,一溜烟全作鸟兽散。

“真是一群恶心的白痴……”齐齐雅吐了吐舌头抱怨道,所指中也包括一个没有逃跑的家伙。

“讨厌啦!H的东西是不允许的啦,秋玲姐好……色……”就这唯一一点,是齐齐雅最受不了娜娃塔的。

“好了啦!我们还有任务在身,现在找到公主才是最重要的。”方秋玲依然不冷不热。

不过,逃过一劫的齐齐雅也不准备继续纠缠于刚过去这件事,于是附和着秋玲:“对呀!对呀!娜娃塔,你不要再闹了啦!我们快到下一个镇子去吧!”

齐齐雅刚迈出一个步伐,就发现自己的头颈处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寒气,敏锐的耳朵里也传来了娜娃塔的发嗲的呢喃。“秋玲姐……姐……齐齐雅答应还伦家钱的啦!伦家……伦家……从家里带出来的积蓄都快用完了啦,每次都是借给齐齐……齐齐雅的说。”不回头,齐齐雅也知道,几滴鳄鱼的眼泪铁定是流出来了。不是她齐齐雅瞎说,她敢保证这种撒娇连很多女性都承受不了,除非对她本人的底细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个红茶魔术师,敲竹杠还真有一套,选的时间和人物也恰到好处,改称号叫红茶竹杠师算了,齐齐雅在心中发誓,将来如果有机会一定好好修理这个在全大陆魔法师研究界享有红茶魔术师这一崇高称号的娜娃塔•曹贝尔。

“齐齐雅,你欠了她多少钱?”说归说,方秋玲的武士刀还架在脖子上,齐齐雅实在是不能低估后面那个天使面孔,魔鬼心肠的小鬼。

齐齐雅从自己的魔法师袍的一个口袋中掏出昨天抢得的五分之一的财产。娜娃塔遥了摇头,刀锋离齐齐雅的脖子近了一公分。于是,齐齐雅又掏出了另外的五分之二,然而娜娃塔对这五分之三还是遥了遥头,这次刀锋没有更进一步,换作了方秋玲开始说教起来。“其实我也不想管你们两个人的事,但是身为一名骑士,对违背道义之事就不能不理。你打击盗贼,抢夺他们的财宝,只要这些都用在正义的事业之上,我是不会干涉的,但是……”

说起来,这个方秋玲还有一个坏毛病,就是爱说教,一说就每个底,齐齐雅一直很担心自己的脸部皮肤会不会因为一直听这些空泛的大道理而变得皱巴巴的,所以每次方秋玲一说开来她就逃得远远的。可是这次不同,刀子架在脖子上,而且她也不敢肯定一直说着大道理的方秋玲,会不会实践自己的信念?于是,她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总数的五分之四,这次娜娃塔满意了,一行人总算又暂时恢复了团结。她们重又恢复成被归入辛琛巴帝国禁卫骑士团战斗序列的“菠萝+方糖的午后红茶”特种作战小组,这一小组的任务是绝密的,因为公主失踪的事还没公开,所以她们几人的行动将得不到任何国家的任何援助,即使因为泄密而被揭发,她们也只能背到上国外活动的特种间谍部队的黑锅。总之就是搭上了一条看不见光明的黑船,虽然奖金丰厚诱人,但是齐齐雅也还是偷偷地后悔过好几次的。

然而历史的车轮在轰隆隆地前进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仅仅是被后世人类公认为“创世三美神”的爱与冒险的故事的开端而已。

第 1 页,共 1 页1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