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同人】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梦

夢中 - ミルサ

二、第二章

“同盟军以伍兰夫提督的第十舰队为前锋,截止到目前为止,进入伪银河帝国领域已经超过五百光年之遥。二百个以上的恒星系被我军不流一滴血地解放,其中有三十个为低度开发但有人类居住的星系。合计有五○○○万人重新获得了自由和民主……”

尼可躺在医院的床上,听着桌上收音机中的新闻。几天前,尼可在家里又一次无缘故地晕倒了,住进了医院。现代医学虽然已经连西元世纪最可怕的癌症都能治愈,但却拿因遗传基因变异而导致的怪病没办法。

“尼可,该睡午觉了。”一直陪着尼可的外婆关掉收音机,说道。

“外婆,在睡觉前,能给我讲个故事吗?”尼可问。

“故事,外婆不是很会讲故事。”外婆微笑着低头亲了尼可的额头,继续说道,“不过我们的小尼可想听,那外婆就讲一个外婆自己的故事吧!”

梦之翼

听你的曾祖母说,在我没出生前,哥哥就经常喜欢做一些危险的事,为此母亲和父亲没少骂过他。不过每一次,天性倔强的哥哥都把来自父母的训话当成不痛不痒的耳旁风,之后依然我行我素。

渐渐地,久而久之,只要哥哥不闯下什么祸,父母亲也就听之任之了。我出生后,父母亲的注意力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很少被管的哥哥就更加为所欲为,有时甚至几夜未归,在家族农场边的森林中,玩起了探险的游戏。

在我五岁的时候,哥哥第一次带着我出去冒险。回家后,父母亲把哥哥狠狠地骂了一顿,并反复告诫我,不要跟着哥哥,哪怕一次也不可以。可没出几天,哥哥就又带着我出去玩了。久而久之,只要我没有哭着回来,或彻夜未归,父母亲也就不再管了。也许他们知道,哥哥并没有让我处在危险之中,而只是让我跟着,看着。

其实,哥哥对我的安全考虑比父母亲还要周全。他总是让我站在最安全的地方看着他尝试危险。我们去过很多地方,如农场东边大峡谷的吊桥,通往镇上的横跨大运河的卡萨大桥等。在卡萨大桥上,哥哥甚至还玩过蹦极。但没有一次,哥哥不是让我远远地站着的。

哥哥时常对我说,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而女孩子是不适合他那些活动的。而且作为他唯一的妹妹,为了让我也感受到来自冒险的快乐,同时也不想让我受伤,所以只能让我站在安全的地方来看他的表演。

他总是那么强词夺理,却也总能自圆其说。小时候,虽然被哥哥的那些危险举动吓得满头大汗,而常常产生想逃回家的冲动。可每次,当哥哥开心地微笑着带着我回家的时候,我却真的产生了一份小小的快乐,并坚定地告诉自己,下次还要一起去。

不过,那时我却不明白,哥哥的运气好到他从来就没有出过事,甚至连一点点错误都没有发生。但是这样的好运,终归有结束的一天。

在我9岁那年,那一天来到了。那天,哥哥偷偷开出了爷爷年轻时仿做的旧地球时代双翼飞机。爷爷死后,父亲就一直细心地收藏着它,除了爷爷初飞的那一次,这架老古董足足在机库中躺了50多年。

父亲三令五申地要求哥哥不要去靠近那个古董。可就在我对哥哥说了一句,好想架着爷爷的飞机作一次浪漫的飞行后。哥哥真的就去那么做了。

‘塞莉亚,要飞喽!’

我还能清楚地记得当时情景,飞机慢悠悠地在农业用飞机专用的跑道滑行,在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我只感觉自己逐渐脱离了地面。最后在跑道尽头,我们成功地飞了起来。

头顶上是碧蓝的天空,机翼下是我们生活的农场,以前熟悉的一切都好像变了一个样似的,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美丽展现在我们面前。家乡,就像一幅画卷,好美!所有的一切都铭刻进了我的记忆,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对于家乡的记忆,就是那一次飞翔于空中的哥哥给我的。

‘塞莉亚,以后哥哥还要带你去更远的地方。’哥哥指着高高的天空,对我说:‘宇宙,我要让你看到宇宙的浪漫和美丽。’

‘嗯!’我开心地答应了,可没想到,这竟是我和哥哥说的最后一句话。

50年未动的飞机经受不起哥哥粗糙的操作,在降落时,悲剧发生了,飞机栽了跟头。还好大人们及时赶到,才没有酿成更大的灾难。

哥哥只受了一点儿伤,而昏迷的我则被送进了医院。那次悲剧之后,你的曾祖父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了哥哥,并把他赶出了家门,然后哥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那次事件过后没多久,我出院了,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宁静。但是,我知道其实我和父母都有一份割舍不下的对哥哥的思念。父母亲虽然碍于面子和要对哥哥好好惩罚一下的想法,而没有去找过不再回家的哥哥。但是,我知道,他们很想念哥哥。我又何尝不是呢?

时间飞快地从家族的每一个成员身旁流过,一年过后又是一年。你的曾祖父整日埋头于农场的事务,借此来摆脱日复一日加重的对哥哥的思念。你的曾祖母则每天都在织着一件件毛衣,而每织完一件,她都会伤心地流泪。我知道,那些毛衣并不是织给我的。

我尽量不在他们面前提哥哥,假装快乐地生活着,避免勾起他们的伤心。可,对哥哥的思念却深深地煎熬着我。对于那次的悲剧,我并不怪他,真的……

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自己的房间中向上帝祈祷哥哥早日能够回来,回到家里,并实现他对我许下的诺言。终于,在我18岁那年,祈祷灵验了。

很久没有哥哥消息的我们收到了他从海尼森寄来的一份信。从信中我们了解到,那件悲剧发生后,离开家门的哥哥用自己积攒的钱去了首都星海尼森,并在那里考上了士官学院,现在他已经是一名上尉了。他告诉我们,他在海尼森生活的一切都好,对于对我和整个家庭造成的伤害,他到至今都不能原谅自己。以前一直害怕我们不能原谅他,所以一直不敢写这份信,但现在想来,都是自己的懦弱造成的。在信中,他向我说了无数遍对不起,要我原谅他的过失。信末,他还写到,几星期后,出征的舰队将路经我们的星球,那时他将会来看看我们。

父母亲都哭了,我也不例外。父母亲都已经不再怪哥哥了,现在我们唯一希望的只是他早日回来。

等待哥哥的那几个星期就好像过了几年,父亲把农场的事务交给了他的助手,母亲也不再编织毛衣了,我们每天都只是守在家门口等待着哥哥的归来。

终于有一天,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长啸,无意识地,我们都知道是哥哥来了。我们急忙走出家门,站在门口的空地上,抬头望着天空。

哥哥驾着飞机回来了,他先向地面俯冲,然后拉起机头向上飞,反复了几次。有时,我们能从地面上很清晰地看到哥哥的脸。机窗中,哥哥的眼泪流得满脸都是。

虽然经过了七、八年的分离,但我依然还认得哥哥的相貌。那是哥哥,哥哥真的回来了。

父亲不能再控制自己的情绪,热泪开始滚滚而出。母亲则早已泣不成声。

我却没有,我冲着飞机所在的方向跑去,大声呼喊着。

‘哥哥,那件事我并不怪你。你看,我依然能跑。’

‘是我要求你带我飞翔的,那是你的梦,也是我的梦。’

‘我们成功了,我们插上了梦之翼,飞起来了,你完成了我的梦。’

飞机开始做最后一次俯冲,于是我拖长发音继续喊道。

‘但……是……,我要……怪你,为什么……不实现……你在飞机上……许下的诺言。’

在离飞机最近的地方,哥哥的最后一次俯冲让我看清了机尾上喷涂的字——塞莉亚,要飞喽!

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飞机抬高机头,加快了速度冲出了蓝天,哥哥走了,留下了我一个人站在安全的地方,他总是这样。之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好了,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外婆为尼可整整被子,说道。

在尼可闭上眼睛前,她看见外婆眼角的一滴眼泪滴落在了被子上。尼可知道外婆哭了,因为外公和外婆的哥哥一样也是死于一次没有归途的出征。

第 3 页,共 4 页1234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