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毁灭世界的六人》

夏 - susu

《毁灭世界的六人》第四话 Pineapple Zi

“这样的观点,我们不能认同!简直就是胡来。”发言的是重口味派大佬费莫,这几个月来,大部分反对派都团结到了他的手下。依仗着团内反对派势力的撑腰,每次开常务委员会,费莫总是反对这,反对那儿的,他根本不管有些政策是不是自己曾经支持过,只要大菠萝一提出,他就机械性地反对。

“费莫,你反对的完全没有根据嘛!再说,这项提案你不是曾经也发表过赞成意见吗?”大菠萝特别加重了后面的话,“在我坐上团长的位置之前。”

“团长,你也是个聪明人,你不会不知道,一项政策的好坏是随着时间和外部环境变化,而动态变化着的。以前也许我会赞成它,但是现在条件改变了,我为了大众的福祉,不得不提出反对意见啊。”

说的真好听,大菠萝想。口口声声为了大众的福祉,其实还不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是自己何尝又不是这样的人呢?

“对,但是我觉得这项政策很好啊,定期为团员们提供各种类型的Galgame下载,在AV方面也发挥团部直属搜索科的能力,尽量满足团员们的生活需求。”

“我觉得这样不妥,这样岂不是加剧团员的流失?让他们接触那么大量的信息,特别是你议案里也提到,同时在书籍方面引进大量不同类型的恋爱和官能小说。这样会让团员们发现自己潜在的爱好,助长他们去现实中尝试的欲望。这样极有可能让团员堕入原力的黑暗面,好的像前几任团长那样寻找自己的幸福,不好的说不定蹲大牢。总计我认为这提案极端混蛋。”会议上属于反对派的代表敲起了桌子,鼓噪着。

“费莫,你这是因噎废食,死死团团员应该享受这些精神生活方面的福祉,这是我作为团长所应该做的。”

“那么团长先生,在选举中耍小把戏,贿选也是你应该做的喽?”反对派又一阵猛敲。

“你不要没有根据地血口喷人。”大菠萝反击道,虽然也有执政派的人帮着鼓噪,但是大菠萝总觉得有些站不住脚。费莫说的都没错,但是他不是为了自己,他是为了死死团的未来才那么干的,这是他和费莫最根本的区别。他认为,像费莫这种人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事事操心。

“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想在座的都心里清楚,既然没什么好谈的,那么就散会吧!”

还没等大菠萝回复,费莫就领着反对派退出了会议室,留下大菠萝和执政派在那里继续开着会。会议虽然最后通过了决议案,但是失去团内反对派在场的决意任谁都知道效力如何?这样的事不是今天头一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会长坐在自家豪宅的客厅沙发上,读着报纸,这两天他心情还不错,虽然有个大刺头大菠萝还在台上蹦跶,但是一想到不多久的将来,不需要他自己亲自动手就能让他摔个嘴吭泥,他就觉得这日子还是挺有奔头的嘛!

会长有一头蓬松浓密的金发,这点一直以来是他所自傲的地方,他的口头禅是“remember who you are!”,一天要说上个几遍,不管是对公司员工还是豪宅里的佣人。

自从大菠萝继任死死团团长以来,会长就很想找个什么机会对大菠萝也吼吼这句话。这家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本来他还对这个能力还不错的家伙给寄予希望,但是一连让管家去邀请了几次,他都推说事务繁忙,不能参加会长特意安排的宴会。最可恶的不止如此,最近会长本人特地去团部想拜会下大菠萝,却被这小子用团部内部事务繁忙,无法接待为由,吃了闭门羹,简直是岂有此理。

“remeber who you are!”会长想起这件事情,心情又由晴转阴,暗暗不爽起来,总有一天要让这小子吃吃苦头,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他把没觉得有什么有用内容的苹果日报往废纸篓里一扔,叫来了管家卡特@提尔,让他去把自己最近雇佣的一名司机叫来。他很中意这个叫吗口的大学毕业生,来面试的时候就把他留了下来,当然当时只是告诉他当自己的私人司机,而并未告诉他真正雇用他的原因。

不一会儿管家就领着吗口来了。

“吗口啊,我现在有件事情想让你去办,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你会飞黄腾达,但是办糟的话就会遗臭万年,你现在可以拒绝我,但是答应了之后就不能反悔了哦!”

会长知道吗口的性格,在看人方面他还是有天赋的。就他所知,眼前这个少年,是个容易控制的军迷,他们拥有足够大的野心,这让他们对诱惑会产生原始的冲动,但是同时他们又如此单纯,面对陷阱可以毫不犹豫地踩下去。

“会长尽管说,会长你那么提拔我,我感激都来不急,哪会拒绝啊!”

“好,我就是喜欢这样富有挑战性的青年。”换句话说,也可以说成是猪突猛进,没啥脑子,“我要让你就任死死团的团长一职,但是我需要你去办一些事情,虽然不会弄脏你的手,但是需要你去办。你不介意吧!”

“会长你尽管放心,属下在所不辞。”

“好,这里是500W,你去买个杀手,把反对派的费莫干掉。我之后会利用关系把你安排进反对派阵营,你只要一直对抗大菠萝,我会在外面推你一把,没多久,靠着费莫死,你就能一步登天啦!”

“好,我这就去办。”

本来会长以为吗口会皱一下眉头,但是却没有,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同时也让他下定决心,必须给吗口拴上一条绳子。再温顺的狗,急了还是会反咬主人的。

“我想我不需要教你怎么用这500W,但是毕竟你涉世未深,不要全用光,买个杀手不需要多少钱,余下的你自己当启动资金安排吧,我不会过问的。”

其实这些根本不用会长提醒,吗口当然知道怎么用,连如果会长问起怎么个用法,都想好了答案。

“对了,计划实施那天回来吃饭,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能称为一家人吧。我让D大姐给你烧顿好吃的。”会长知道他一定会回来,他知道吗口那方面的口味。

暗杀计划实施的那天夜里,天下着小雨,费莫和反对派在酒馆喝完就之后,就醉醺醺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一个人走的,没注意到此时已经有人跟在了他后面。

据后来勘察现场的警察记录,费莫只在眉心中了一枪,看起来像被熟人所杀,而留在尸体旁的小纸条也显示出了这个迹象。

“重口味去死吧!”

警察们觉得,说不定就是纯爱派的某个教徒留下的。

那天夜里,在会长的府邸,会长支开了所有佣人,只留下D大姐和吗口还有自己,说是为了感谢一直以来作为全家主厨的D大姐。会长在D大姐和吗口拼酒的时候,悄悄地在吗口的酒杯里混入了名叫“超级权限”的媚药。这药对男女效力都一样,会长本人自己已经多次试验过了。当吗口和D大姐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会长借口上厕所走开了。他听到后面传来的D大姐的呼喊声,但是他完全不想去理会。

自费莫被暗杀以来,大菠萝就陷入了被动之中,虽然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费莫是被大菠萝指派的暗杀的,但是显然一切证据证明纯爱派脱不了干系。费莫被暗杀数天后,一个叫吗口的青年走到了台前,据说,他是费莫的侄子,但是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吗口不但继承了费莫的政治地盘,同时也用自己的言行和手段团结了反对派和中间派,一时之间倒大菠萝的火焰呈燎原之势。

8月的某天,在死死团全体大会上,吗口代表反对派终于使出了杀手锏,那是某位不知名的团员透露给反对派的报告。没人知道这位深喉咙是谁,吗口不但给了他ML这个代号,还给了他一颗子弹。

这份报告详细记述了大菠萝于几月几号几点去了几次天上人间,甚至连消费的名目都记叙的很详细。愤怒的人群一下子被点燃的,人们拿起手边能拿到的物品,丢向已经没有办法自我辩解的大菠萝。大菠萝成了第一个被死死团弹劾的团长,他甚至没有机会提交辞呈。当天他就被赶出了死死团,之所以没有把他打死在大会上,仅仅是因为大家觉得这家伙在的时候看了很多经典AV,略表感谢而已。

如落水狗般的大菠萝灰溜溜地走在去天上人间的路上,5个月的团长职务没有给他增加多少积蓄,他始终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他恪守了作为一个死死团团长的义务和职责。现在他已经不是了,他不再需要去恪守什么了,他想走他自己的道路。

他怀里揣着他所有的积蓄,虽然还不足以把她赎出来,但是即使只是交到她手上,他也心满意足了。

然而,似乎上天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当他离天上人间还有一条街的时候,从街角冲出来一群持械暴徒,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冲大菠萝一顿暴打。10多分钟之后,看着地上微微抽搐的大菠萝,这伙人才觉得该是收手的时候了,这时他们才看到大菠萝怀里的那包钱。于是一个暴徒走了过来,试图从一具尚余一丝生命力的身体上拿走这包钱,但是却遭到了这个曾经的团长的反抗。于是又是一轮暴打,这群匪徒才志得意满地拿着大菠萝所有的积蓄离开。

大菠萝不再动了,他躺在地上,望着天上人间的方向,渐渐地失去意识。天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打在他脸上,他觉得有点疼,但连这样的感觉也渐渐感受不到了,他晕了过去。

“干得怎么样?”

“本来打了10分钟,看他差不多了,就想走,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力气,于是又打了会,估计是活不到明天了。”

“你确定?”

“这种事我们做多了,不会有错的,反正打他的时候,咱们就扮成愤怒的死死团团员,不会有人怀疑你的。”

“那就好,你办事,我放心的。”

“是,是,那个报酬呢?”

“已经打到你账上去了。”

“有什么生意请尽管叫我,你爽气,我也爽气。”说完,这个对大菠萝实施暴力的暴徒头头就退出了会客室,他没对吗口说那笔额外收获的事情。

吗口当然也不会介意过程是怎么样的,他只要结果,他拿起葡萄酒杯走到窗前,单手插在西装裤兜里。现在,他拥有了会长答应他的一切,但是不久的将来他会想要更多。

但那是将来的事情。他志得意满地喝下那杯鲜红的液体。

大菠萝不争气地张开了眼睛,但是他想,这并不会改变他的结局。眼前,雨还在下,但是他却感受不到击打在脸上的雨滴。不一会儿他搞明白了这奇怪现象的原因,玲子就站在他身边,哭着为他撑着伞。

“玲子,对不起,我最后一点积蓄都被暴徒抢走了,我真没用。”

玲子没有说话,她只是一个劲地哭着。

“不要哭,不是和你说过不能哭的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们不就约定了吗?”

玲子还是没有说话,她只是点点头。

“你的命运比我惨多了,你从小失去了语言能力,后妈不喜欢你,你父亲也不疼你,甚至你12岁的时候就被卖到了天上人间。该为你哭泣的是我呀!”

大菠萝和玲子见面的时候,玲子已经接待过数个客人了,但是每次接待完客人老鸨总是暴打玲子一顿,原因无他,客人抱怨这女孩一点也不好。大菠萝去天上人间只是一个偶然,ML请他吃饭,他也没想到饭局就设在天上人间里。那天他只是随机点了一个少女,不为别的,盛情难却。ML强把他推进房间的时候,大菠萝就想好了,上床就睡觉,什么也不干。没想到没到半夜,少女就爬上了床。大菠萝把她赶了下去,没想到玲子哇啦一下就哭了起来,他三番两次问少女原因,她怎么也不回答,最后终于弄明白少女其实是不能说话的。后半夜他俩谁也没睡着,直到早晨,玲子再次哭了起来。大菠萝通过手势比划,甚至在床单上写字,终于找到了原因,如果老鸨找不到使用过的橡胶套的话,一顿暴打是免不了的。但是大菠萝又不想占有这个可怜的少女,至少不是在她被迫的基础之上。他想了一个两妥的办法,在厕所完成了任务。

老鸨显然对这次玲子的表现很满意,这次换大菠萝放心不下玲子了,所以之后三番五次地找借口让ML带着去天上人间,他和玲子也渐渐熟悉了起来。但是他从没有碰过玲子,至少在玲子还保持着这个身份的时候,他不想用自己的行为侮辱他。

“玲子,我能看见大海了,你看就在那儿。我答应我一定会带你去的。”菠萝指向天上人间的方向说道,此时的他只剩下最后一丝气力。

“不要怕,玲子,我答应你会把你赎回来,我会娶你的,我保证。约定哦……”生命的征兆正在从他身上逝去。他举起自己的小指,玲子也伸出自己的小指,他们勾连在了一起,许诺着永远不会实现的约定。

“约定哦!”菠萝的右手缓缓落下,他曾经的朋友和他一样,消逝了。恐怖主义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轨迹,曾经有人如此说过。

第 4 页,共 6 页123456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