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毁灭世界的六人》

*+:。.。◆♡◇ 。.。:+* - Nardack

最终话 Saraba,在世界的尽头

“鱼肠剑,你知道一个姑娘最美的时候是几岁吗?”

“哦?”

“是12岁哦,一个姑娘最美的时候就在她最萝莉的时候!”

“这种事情,书记你还知道得真多啊!”

“你看,这条路就像梦幻一般不是吗?”MD2伸出手在纷飞的樱花之中指向了前方的坂道,在那顶端便是一望无际的天空。

“是吗?”没等鱼肠剑说完,MD2就往那天空的方向小跑而去“……啊!等等啊……”鱼肠剑也跟了上去。

他们一路冲了上去,在坂道的尽头横跨着一条铁道,MD2跑了过去,鱼肠剑却没有。

“书记!”

远处传来公车的轰鸣声,那是运送中小学生上学的电车。

“鱼肠剑!”

纷飞的樱花并没有停下,MD2闭上眼睛,仰起头,迎着飘落的花瓣转了一圈,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春的气息,然后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鱼肠剑,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

“将来也能一起看樱花就……”

电车呼啸而过,带走了那未说完的誓言……

“各位乘客,本航班即将降落在曼渠共和国首都曼渠市,请系好您的安全带。”前方不远处的喇叭里传来了空姐悦耳的叮咛,唤醒了SBL。

又做了那个梦,SBL想。随着离鱼肠剑的物理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就连他的心也像被鱼肠剑吸了去一样,总是不断地想起他,想起他们的过去。

“诞生日是昨天吧!”SBL自言自语道。他并不是来庆祝自己好友女儿的诞生的,恰恰相反,他的目的是诞生这个意义的反面。毁灭,对,他要毁灭她,他不能容忍她和生下她的母体的存在。都是世界的错,都是世界不好。SBL要毁灭就是这个只包括自己和鱼肠剑两个人的小世界。

“感谢大家搭乘本次航班,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在飞机即将降落之前,SBL转过头望向了窗外,皑皑雪景映入他的眼帘。他想,他的心现在一定和这纯洁无暇的白色一样,毫无一丝杂念。这天气太适合自己了,当自己的鲜血滴落在这块纯白画布上的时候,一定美得让人心旷神怡。

当飞机的起落架碰上清扫掉白雪的跑道的时候,舱内响起圣诞歌曲。这天是12月25日。

同一天,在死死团团部内,某个团员自称获得了前团长鱼肠剑结婚生子的消息,并且在团部组织活动的时候,展示了鱼肠剑女儿的照片。死死团群情激奋,却又无可奈何,鱼肠剑脱离了死死团,这样做是他的自由。当天下午,死死团团中央又发现SBL突然不告而辞,上任一月有余就玩起了失踪。于是乎谣言四起,人心不稳。

隔天更大的打击随之而来,LOLI派成员爆料,鱼肠剑已经把女儿许配给了SBL,甚至还挑逗性地给他发来短消息,大言不惭地说:“sbl,把你的手从我女儿身上拿开!”

死死团团部瞬间炸开了锅,经过数轮的紧急磋商,死死团团部中央终于做出了最终决定。即日起解散死死团,各派恢复自由活动,成立没有妹子独立联合体取代死死团。

2009年12月26日晚,黑色的死字大旗从死死团团部——壳里墓里宫上缓缓降下,随之升起的是LOLI党党旗。SBL一个月来最大的贡献只是巩固了LOLI党在死死团内的领导地位。

一个时代落下了帷幕。

“传说已经结束,历史才开始……”漆黑的街道上,会长默默地望着死死团的旗帜落下,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会长,该是计划开始的时刻了吧!”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正是这个身影揭开了一切的序幕。

“第一圆桌骑士,现在是你的showtime了!”

“属下明白了!哦对了,皇帝陛下,忘记和您说了,那件道具我当年就在旅店里处理掉了,您不介意吧!”

“数百个轮回了,我不介意再失去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儿。”

“那么,属下就告辞了,all hail SARABA!”

历史的车轮开始高速转动了起来。

皇历2019年,曼渠共和国败给了逐步称霸世界的超级大国神圣萨拉吧帝国。沦为殖民地6-1区,1年后,当曼渠人放弃希望之时,一名叛逆者揭竿而起。带着面具的男子,9000。呼吁曼渠解放的9000,率领游击队,向萨拉吧军发起了决战,然而这场战争以9000的败北和死亡载入史册。

“MD2叔叔,我回来了,这就给你做饭哦。”温特菲尔一放学,就得匆匆赶到超市去买减价商品,然后回家给藏在家里的MD2做饭。自从帝国军占领曼渠共和国后,MD2就藏在家中不敢出去。帝国军在殖民地6-1各处搜索前死死团团长,不但包括他们已经知道身份的9000的真身鱼肠剑,也包括SBL。

“温特菲尔,最近都麻烦你了。抱歉,我什么都做不了。”10多年前,当MD2化名SBL踏上这片大地的时候,他根本不会想到,会有那么一天,自己被曾经想要亲手结果的少女所拯救。当然,那天,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放下一切。

10年前,当他找到鱼肠剑的时候,他正在医院里签署自己妻子的死亡证明,因为难产,在女儿出生一天后,母亲还未看到孩子稚嫩的脸蛋就离开了人世。MD2看着一脸憔悴的鱼肠剑,瞬间心碎了。那还是他认识的鱼肠剑吗?那个和自己述说着未来梦想,充满自信的少年吗?是的,就是那一刻鱼肠剑征服了他,MD2的心从此找到了归宿,并因此痛苦,无奈,绝望,伤心。MD2走近鱼肠剑,一切本来的打算都从MD2的手握住鱼肠剑那一刻起,烟消云散了。他只能用他的肩膀包容这个怅然若失的鱼肠剑,这就是他的爱,可以激烈到毁灭人,也可以温柔到似一泉甘露。后来,他见到了鱼肠剑的女儿,现在她就是鱼肠剑的一切,不管鱼肠剑怎么对自己,MD2想,只要他幸福就好了。于是他留了下来,和两人度过了最幸福的10年,直到萨拉吧帝国的入侵打破了一切。“我要把神圣萨拉吧帝国打个粉碎。”这是鱼肠剑的女儿因为帝国的入侵而受重伤入院时,鱼肠剑对MD2说的最后一句话。

同一时间,在帝都第二火星宫的密室里,皇帝正在等待着来觐见他的第一圆桌骑士,自从他使用超越政府军的科技夺取政权后,就没多少人再见过他。和当初当会长的时候不同,现在的他披着斗篷,头埋在斗篷的帽子里,室内灯光昏暗,只能隐约看出那张布满坑坑洼洼皱纹的脸。显然这并不是岁月造成的。

不一会儿他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了黑武士盔甲发出的沉重脚步,他的骑士来了。

“我的导师,有什么事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你服侍得很好,现在一切都将走向终点了。”

“是的,我的导师。”

“摘下你的头盔吧,这里你用不到隐藏你的脸。”

黑武士摘下了自己头盔,那张脸对于皇帝来说已经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

“西奈西奈团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世界上所有的遗迹都纳入了西奈西奈团亲卫队的控制之下。随时都可以做同步作业。”

“辛苦你了,Fei。”皇帝念出了这个曾经被熟知的名字。这名字被西奈西奈团所熟知,这个帝国最强精锐的前身正是当年的死死团。10多年前,就在死死团大旗降下之后一小时,Fei就出现在了团部,这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随后,Fei像大家阐明了自己消失的原因,他并不是因为脱团才离开死死团的,这一切只是他设计的一种考验,只有经历了这一切考验,才是一名合格的死死团团员。显然,今天的结果让他感到失望之极,为了测试死死团全体,他Fei不惜牺牲自己,虽然最后他只是逢场做戏,但是,毕竟对他这个坚定的死死团信仰者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污点。可是,死死团却辜负了他的希望,不过一切都还不玩晚,Fei告诉大家,他们还有更大,更伟大的事业要去做,这就是暂时从社会上消失,转入地下,把所有怨念集中到科研和军事领域,为夺取政权做准备。事实上他们做到了,不仅做到了,他们还准备夺取全世界。

“皇帝陛下,鱼肠剑和MD2,我们怎么对付他们?他们好像正在策划着另外一次叛变。”

“不用担心,你去准备最终计划吧,10年前他们两人就钻进了脚手架的绳套里了。”

“As you wish my lord。”戴上头盔,Fei退出了房间。

他们确实钻进了皇帝的圈套里,10年前就已经脱不开绳索了。

“你可以开始计划了,温特菲尔。”

“好的。”

“黑暗的原力终将再次赐福于你,就像你在腹中杀死你母亲那时一样。”

“As you wish my lord。”思维波通讯远较电话通讯清晰,10年多年前,在温特菲尔的胚胎被植入母体之前,皇帝就亲自开发了这个功能。“牙医”并不知道自己的实验道具会被人动手脚,当然即使知道他也已经化作尘土了。在思维波通讯这个功能之外,皇帝还彻底洗掉了温特菲尔的自我意识,替代进去的是只服从于自己的意志。这是神赐予他的权限,也是他用来挑战属于神的领域的筹码,他决定好好利用。

鱼肠剑在第一次失败后,逃过了神圣萨拉吧帝国的追捕。他逃到了尚未灭亡的国家之中,通过游说,建立起了超合众国,并且取得了足以对抗帝国的军力。在再次揭起反旗之前,他想去6-1区,也就是旧曼渠共和国,把自己的女儿和MD2接到安全的地方。这两个人是自己反逆神圣萨拉吧帝国的原因。

那天,他悄悄地潜入了曼渠共和国,安排好了一切撤退的路线,他赶到三人曾经生活的家中。他上了楼梯,一步步走近女儿温特菲尔的房间。就在此时,从房门里传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那是只有男女欢愉才会发出的声音。

天呐,她才12岁。鱼肠剑退出了自己的家,他万念俱灰,他没有回超合众国,他故意被西奈西奈团抓住,他投奔了皇帝……

失去首领的超合众国最终找上了MD2,他们告诉MD2鱼肠剑已经被处决的消息。忍住悲伤,MD2接替了鱼肠剑的存在,领导起了第二次反帝国战争。战争之火在世界各地熊熊燃烧起来。

皇帝控制着温特菲尔,通过温特菲尔超乎常识的引导,MD2的本队渐渐接近了皇帝的所在,神之岛。

大战在岛的上空爆发了,在超合众国将士的誓死护卫下,MD2突破了帝国精锐西奈西奈团防卫圈,降落在了神之岛上。血腥的地面战役持续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设法把MD2和几个战士送进了岛中的遗迹设置里。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直到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鱼肠剑,你不是死了吗?”

“书记,最终我们还是不得不这样兵刃相见吗?”

“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们?”

“背叛?”鱼肠剑打开了手中的光剑,“难道不是你先背叛我的吗?”

此时的鱼肠剑早已堕入了原力的黑暗面,他用锁喉干掉了MD2的士兵,现在只剩下他和书记面对面了。

“我从来没有做过背叛你的事情。”MD2拿出了自己的光剑。

“没有,那你和我12岁的女儿都干了什么?”

MD2一下子愣住了,关于这件事他无法给予鱼肠剑答案,一切都是自己不好,他没有忍受住温特菲尔的诱惑,他堕入了她的温柔乡。这点他确实背叛了把女儿托付给他的鱼肠剑。

“没话说了吧,那就用你的生命偿还吧!书记!”

鱼肠剑挥舞着光剑攻了过来,MD2顺势接住了鱼肠剑的斩击,几轮交互之后,两者的光剑左右交织在两人面前,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曾经的柔情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有背叛和对背叛的痛恨。

“书记!!!!!!”

“鱼肠剑!!!!!!”

在双方的光剑因为猛力的撞击而双双弹离之后,鱼肠剑和MD2都掏出了随身的射线枪,互相指着对方。

枪响了,一发,两发……当两人一边走进对方一边打完所有子弹之后,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

生命弥留之际,倒在地上的鱼肠剑伸出手去握已经没有生命力的MD2的手。用尽最后一丝气力,鱼肠剑对着死去的MD2忏悔道:“背叛你的人是我,书记,温特菲尔其实一直是我的梦想,那个我至今没有对你说起的梦想。她的诞生完全是为了你,她是我给你的礼物。但是,当知道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不争气的堕落了,因为我是那么地爱你,所以才会那么地嫉妒你,骂你,感觉你背叛了我。一切都是……”鱼肠剑的生命力在消逝,“我的不好!”

他闭上了眼睛,至少在死去的那一刻,他们没有分开,直到永远。

跨过两个失去生命力的棋子,皇帝带着他的第一骑士走向了那扇通往世界尽头的大门。世界已经完成统一,超合众国即将覆灭。现在该开始毁灭这个世界的终极计划了。

“这一刻我期待了数百次轮回,终于能够与你再次想见了。”面对即将开启的通往世界尽头的大门,会长深情地向着虚空呼喊起了他的名字。

Fei虽然听清了那名字,但是还未来得及思考,就被刺穿了大脑。攻击来自后方,一位12岁的少女,他的右手正从利刃变回通常的双手。在黑骑士倒下撞击在地面发出声响之前,少女迅速拾起了自己父亲的光剑,用响声掩盖了光剑打开的嗡嗡声。

听到声响的刹那,皇帝就回过了头,但是他看到的仅仅是迅速沾满视野的温特菲尔的笑脸。这异乎物理规律的行为终于让他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再次功败垂成。

“Reset the World。”少女机械式地说出了禁忌的咒语。虽然遗迹里还看不到,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变。另外一场游戏开始了。

“目阀啥,你以为这次就玩得过我吗?你们不过都是我的马甲而已。”

第 6 页,共 6 页123456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