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29027056[/hermit]

“我可以用自己的双脚走路。” “你就这么想要我吗?”“Aldnoah就那么重要吗?”“我是姐姐的替代品吗?” “我早已是你的人” “你曾是我的憧憬,拥有我所没有的一切。” 自己明明清楚得不得了,却还是装聋作哑,甘愿让斯雷因把自己当做道具使用。嘴上说着“我讨厌你”,却送上了自己的初吻。

只想做回“人”的女孩子——简析《Aldnoah Zero》悲剧公主蕾穆丽娜

結婚式 - NauXii

《Aldnoah Zero》1 第二期有着让人无法接受的结局,吃完编剧给的榴莲,回过头来看作品本身,对一些人物的描写笔者还是觉得有可圈可点之处的。如第二期中增员的二公主蕾穆丽娜,虽然作品中描写的篇幅较少,但却是一个让笔者深深喜欢上的人物。坎坷的命运,一厢情愿的恋情,作为作品中最悲催的人物之一,其身上既有着让人怜惜的对爱的执着,也有着自甘堕落的对宿命的妥协。蕾穆丽娜的愿望并不如圣母艾瑟依拉姆那样伟大,却现实得让人深深为其所面对的残酷命运扼腕叹息。她只想作为人一样存在,却被所有人当成道具使用,哪怕成为姐姐的代替品也好,却无法让斯雷因多看她一眼。只有在月球才能起舞的少女,却永远摆脱不了命运的引力施加给她的诅咒。

蕾穆丽娜从未庆幸自己继承了皇族的血统,“反倒是感到厌恶至极!”,这主要源于二公主对自己存在价值的认识。作为艾瑟依拉姆的异母妹妹,其出生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在第16话时,蕾穆丽娜曾说过,自己是薇瑟第二代皇帝吉尔泽利亚在月球犯错之后生下的女儿。具体是什么样的错误,蕾穆丽娜的母亲是谁,剧中并没有透露,但可以想见的是,蕾穆丽娜的母亲并非高贵之人,很有可能只是地位低下的侍女,或者干脆就是被薇瑟帝国俘获的地球人。不仅是母亲的地位低下,蕾穆丽娜在出生之后就患有残疾,也让其存在饱受质疑。火星的薇瑟帝国因为资源紧缺等原因,必然视自己国家中身患残疾的居民为无用之人,在资源尚不足以喂养健康人口的时候,对待火星社会中诞生的各类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儿童,说不定采取的是相当残酷的扼杀手段。也正是这一点,让蕾穆丽娜从一开始就认识到,自己能够成长到现在的年龄,很可能仅仅因为自己身上那份作为Aldnoah启动钥匙的血脉。

二公主把自己视同钥匙一般的道具,不管扎兹巴鲁姆伯爵一开始是出于利用还是同情,才对她施以援手,二公主对自己的认识依然是十分明确的。即使当扎兹巴鲁姆伯爵被斯雷因害死后,转手到斯雷因这里的蕾穆丽娜依然没有改变这一观念。无论内心有多喜欢斯雷因,二公主也没有把自己放到和斯雷因一样的位置来考虑自己。自己始终只是一件道具,如果能博得斯雷因哪怕一点点喜欢的话,那就随意去用吧,如果能让斯雷因多看自己一眼,而不是姐姐,即使出卖自己给其他轨道骑士也没有关系。

蕾穆丽娜自身所有的悲剧性,也正是源于她对自己这种如同道具一样存在的看法之上。在蕾穆丽娜的内心深处,她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够被重视,但是现实是自己身患残疾,出生也不好,爹不疼娘不爱,作为火星人,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而作为Aldnoah启动的钥匙,则要被剥夺掉身上仅存的身为人的属性。

蕾穆丽娜对一般人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但唯独对斯雷因,才会露出内心最真实的笑容。虽然她自认自己对于斯雷因而言,也是道具一样的存在,但却总是忍不住想要从斯雷因这里得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第14话的开头,在月球起舞的二公主,向斯雷因袒露了自己对于月球的喜爱,因为只有在这里“我可以用自己的双脚走路。”这是蕾穆丽娜公主心中的软肋,她想说给自己心爱的斯雷因听,开心地欢笑,忘却一切烦恼,此刻自己不再是那个只作为道具价值存在的公主,蕾穆丽娜只是蕾穆丽娜自己,也只有此刻,蕾穆丽娜才体会到了自己是作为人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的。

然而欢笑只是片刻的,这种虚妄的存在感也存在不了多久,没一会儿蕾穆丽娜就失去了自我,成为了Aldnoah启动的钥匙。这种强烈的撕裂感也侵蚀着蕾穆丽娜的内心,当自己把自己看做是钥匙的时候,就会看清身边的很多事情,就连一直欺骗自己的斯雷因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尽管有着同一位父亲,却因为母亲不同,让蕾穆丽娜饱受了别人的白眼和冷遇,同样是具有Aldnoah启动权的公主,姐姐艾瑟依拉姆得到了所有人的爱和关怀,甚至连自己心爱的斯雷因,哪怕姐姐成了植物人,却还是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不看看我呢?”蕾穆丽娜在内心深处如此嘶吼着。

哪怕是向他吐露一点内心的不满也好,为此蕾穆丽娜可以忍受自己作为Aldnoah钥匙的存在,关闭塔尔西斯的启动权,目的不过是让斯雷因来听听自己的牢骚。就算自己对自己的定位清楚得不得了,就算知道哪怕是看上去人畜无害斯雷因都是在利用自己,就算在斯雷因面前点破这一切,只要他多看自己一眼也好。

在月球上起舞的蕾穆丽娜,对着眼前自己爱着的男人,调皮地说道:“你就这么想要我吗?”然后幽幽地补上一句:“Aldnoah就那么重要吗?”她期望着怎么样的答案呢?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说清楚。“我是姐姐的替代品吗?”自己明明清楚得不得了,却还是装聋作哑,甘愿让斯雷因把自己当做道具使用。嘴上说着“我讨厌你”,却送上了自己的初吻。

对待蕾穆丽娜,斯雷因可以说是人渣至极,从一开始就利用她来达到自己目的。虽然态度上对蕾穆丽娜公主毕恭毕敬,甚至有时候说一些违心的话,但斯雷因的内心深处也只是把蕾穆丽娜当成道具来看待。斯雷因应该是有察觉到蕾穆丽娜喜欢上自己的,不过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艾瑟依拉姆公主身上,当艾瑟依拉姆醒过来之后,他就完全不把蕾穆丽娜当回事了。能骗就骗,能瞒就瞒,之前的甜言蜜语已经不需要再编织了,因为蕾穆丽娜从来也没有成为过姐姐的替代品,从头到尾只是斯雷因用来实现自己目标的道具和Aldnoah启动因子。

当斯雷因欺骗蕾穆丽娜时,看到自己有望成为姐姐替代品的蕾穆丽娜对斯雷因再次吐露了内心,“我早已是你的人”,蕾穆丽娜并不奢望什么地位,或者名誉,对她而言,她只想做回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就足够了。此刻的斯雷因,既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矢口否认,他的眼里只有苏醒过来的艾瑟依拉姆,蕾穆丽娜怎么样都好啦。

斯雷因也并非是个十恶不赦之人,最后也还是向蕾穆丽娜做了道歉,斯雷因明白蕾穆丽娜对自己的爱慕之情。但是这份感情,自己却永远不会接受,只能带着感激之情,让蕾穆丽娜离开自己,让她继续生活下去,是斯雷因对蕾穆丽娜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报答。

“你曾是我的憧憬,拥有我所没有的一切。”即有对的地方,也有错误之处,不管结局如何,蕾穆丽娜对斯雷因的付出,得到了一句感谢,而斯雷因对艾瑟依拉姆的付出,却得到了一辈子的牢饭。哪怕是一小段时间也好,毕竟在和斯雷因相处的这段时间里,蕾穆丽娜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人”一样的存在了。

сибирский - d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