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不再是青年了。我们不愿再对这个世界发动进攻。我们是逃兵。我们躲开自己,躲开我们的生活。当时我们才十八岁,刚刚开始热爱这个世界,热爱生活,然而我们不得不对它开炮。那第一颗打来的榴弹,击中了我们的心坎。我们与行动、追求和进步割断了联系。我们再也不相信它们了。我们相信战争。”

[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664200[/hermit]

最直白的反战群像——安彦良和的《金星战记》

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即将到来前,世界似乎正要发生天翻地覆般的转变,美苏之间的关系正在逐渐解冻,东西方长期以来的敌对以及隔绝即将解体,和解的阳光看似很快就要洒在这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倒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正在逐渐远离我们而去,人类社会长久的和平最终会在新千年里到来吗?在1989年,剧场动画《金星战记》中,金星因为受到小行星的撞击而逐渐地球化,随之而来就是大规模的移民。在新千年新世纪里地球已经实现了长久的和平,而在资源贫瘠的金星,人们却为了争夺新生的土地而展开了血战。金星历72年,差不多是《金星战记》这部剧场版作品推出的100年后,金星分为伊修塔尔与爱芙罗黛蒂两个自治州,彼此之间进行着延绵不绝的战争。

金星战记

安彦良和1 亲自改编了自己的漫画《金星战记》2 ,剧场版就剧情以及人物关系进行了大量的修改,为了烘托宏大的战争背景,更是请来了久石让3 操刀本作的音乐。战争场面的处理,机械设定等,因改编自安彦良和自己的漫画作品,所以处理得都相当的出色。从商业动画的角度来看,《金星战记》无论是背景音乐、片内插曲、片尾曲、制作的精细度、吸引眼球的宏大战争场面都足以满足荧幕前的观众,特别是在赛璐璐的年代里,本作品也属于相当难能可贵的精品动画。用心堆砌的缘故,安彦良和在制作完《金星战记》后,迅速从动画导演的位置上引退,而成为了专职漫画家。2012年当有报纸采访安彦良和时,他支支吾吾地说起了个中缘由,由于当时害怕观众会反复要求他无论如何再制作一部《金星战记》(金星战记漫画4卷,讲述了两个不同的故事。),他又不好意思拒绝热情的观众,所以虽然不是本意,安彦良和还是辞职了事。

虽然各种大场面盛宴满足了观众的视觉享受,剧情却长久以来一直成为群众诟病的所在。因为大量修改了原作的人物关系和剧情结构,剧场版《金星战记》在对个体人物的叙事中,相对来说更加凌乱不着边际。剧场版的镜头视角是不固定的,游移间失去了焦点,女记者、西洛、米兰达都时而成为观众切入片中的视点。西洛和玛姬的感情,还有女记者对骑士的感情总体来说都缺乏铺垫。有的场景,如最终战西洛对军队中的基佬的走马灯式的回忆,显得毫无必要,作为一个只进入观众视野几秒的角色,加以如此浓墨重彩的描写,稍显多余。剧情方面的碎片化,甚至无法让观众把握全片战争的脉络,战争也就因此单纯成为了一个背景,这多少削弱了对本片主题的升华。

相对其他一些电影及动画的晦涩的反战表达,本片中的表达还是相当直白的。全片开场,热闹的竞技活动被中断,正常的生活戛然而止,短暂的战斗结束后,满目疮痍的城市,玛姬走过绘满人们心中金星美好未来的图景,久石让的音乐烘托起悲怆的氛围,无不在述说着,对人类为何会进行战争的不解。“想要蔚蓝的天空,绿色的植物,干净的水,还有花和鸟,全部都想要”,玛姬看着商业街被破坏的外壁,弹痕累累的街道,一切都和和平相去甚远。远处传来爆炸的剧烈声响,身边敌国的士兵跑来跑去,“讨厌战争”玛姬说。如此直白,却又如此扣动人心。

纵观《金星战记》整部片子,安彦良和似乎是想以群像的方式来展现自己对反战这一主题的诠释,这也就解释了经过对漫画的大规模改动后,剧情变得凌乱而略显碎片化的原因。原本想要赶走侵略的少年们,在见过太多死亡后,本能地对战争产生了厌恶感,在展现这一段的时候,安彦良和并没有把镜头集中在某一个人物身上,作为男主角的西洛虽然画面很多,但也不过是群像中的一个。对大人们的描写,安彦良和虽然略微描绘了手段的肮脏,却没有任何展开。当女记者拔枪指着侵略国总司令的时候,总司令的一席话更是直白地直斥战争的无意义。杀人的是“战争”,总司令抬起枪,子弹打在美神维纳斯的雕像身上,艺术品化成瓦砾,这不正是这颗名为维纳斯的行星上所发生的一切的真实写照吗?侵略国的敌人,己方的军官,并没有谁善谁恶,大家都是战争的受害者,大家都是这部反战动画群像中的一个。

“我们已经不再是青年了。我们不愿再对这个世界发动进攻。我们是逃兵。我们躲开自己,躲开我们的生活。当时我们才十八岁,刚刚开始热爱这个世界,热爱生活,然而我们不得不对它开炮。那第一颗打来的榴弹,击中了我们的心坎。我们与行动、追求和进步割断了联系。我们再也不相信它们了。我们相信战争。”雷马克4 的《西线无战事》5 中的这段文字,也为我们描绘了一群深处战争中的群像。他们的精神内核是和《金星战记》共通的,从人道主义出发,我们看到了战争的真实面目,它脱去了荣耀的外皮,将内脏中充盈的死亡气息如此真切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反思,战争这朵恶之花是如何盛开在大地上的?

金星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