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29460631[/hermit]

“左舷中弹,机库爆炸……”

“桑吉瓦号大破,姆塞重巡沉默,莫哈亚……提督,请速撤离……”

炮火染红破碎的山河,此起彼伏的闪光点缀着如今已暗淡的银河。侵略军的铁蹄没有放慢他的脚步,自恃船坚炮利,用力撕扯那道血肉长城。已经退无可退了,在此刻正流着鲜血的吉翁军人背后,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妻儿,他们的光荣与梦想……

我曾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谁是最可爱的人?

“在吉翁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休息 - tatsuya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吉翁的战士,我感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也许还有人心里隐隐约约地说:你说的就是那些“兵”吗?他们看来是很平凡、很简单的哩,既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高深的知识,又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丰富的感情。可是,我要说,这是由于他跟我们的战士接触太少,还没有了解我们的战士: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

曾经我把这篇我国战地记者WEIWEI的报道没当一回事,我更不无错误地认为,吉翁的战士是一群莫名其妙、歇斯底里的军国主义者。但是当我作为这支参加反银河帝国侵略的志愿军的总司令来到左攝提二后,一切的旧观念就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我见到一批批吉翁的军人从遥远的874星系带着孩子般地笑容从我的舰队身边穿过,当我见到吉翁境内一个个星系的吉翁家庭目送自己的亲人来次参加会战,当我一次次看着儿子告别母亲,父亲告别女儿,丈夫告别妻子,情郎告别爱人,我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此时此刻我才理解了WEIWEI所要传递给我们,我们国家,甚至整个宇宙每一个爱好正义,和平的人的那份对吉翁军人的崇敬。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不论对于他们的亲人、同胞,还是对于即将成为银河帝国盘中餐的其他几个国家。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站在左攝提二这道最终绝对防卫线的中心,我深深地被吉翁军人的精神感动着。1小时前,曾经在庆祝志愿军到来的联欢会上为我们志愿军舰队准备过吉翁风味大餐的“只有炮灰”运输舰队向敌人数艘装有防御层的重型战舰发起了最后的冲击,他们开足马力努力着往敌人的战舰发起冲击,他们穿越化为星辰的同伴,无畏不惧地唱着歌,在爆炸前的最后几秒,他们发来的最后的信息:萨拉吧,志愿军的勇士们,愿我们两国的天堂不会分开,我们好再给你们展现我们的厨艺。舰桥的每一个人都哭了,但是他们绝不是为了死亡而哭泣,死并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宇宙中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银河帝国的残忍和反动。几个周边国家对吉翁的破灭不管不问,对银河帝国的扩张和侵略置若罔闻,难道他们忘记了吗?“起初他们追杀共和主义者,我不是共和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吉翁人,我不是吉翁人,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吉翁的精神感染这舰桥的每一个人,甚至可以说,化为星辰的吉翁军人们感染着每一个参加左攝提二反对银河帝国侵略的人。敌人有先进的武器,敌人有傲慢的炮舰,我们有的仅仅是保卫家园的决心。下一个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下一个,存在下一个破碎的山河,存在下一个残破的家园,存在下一个化为星辰的同胞……

“尾部中弹,驱动机关大破,出力为零,舰长,不能再拖延了,请迅速撤离……”

“各舰只情况如何?”

“除本舰外,已全部战没……”副官泛着泪光说道。

“是吗?战况如何?”

“吉翁军突入天津六和天仓二,天津六战败,天仓二胶着,目前……”

副官还没说完,就被舰内爆炸的冲击打断了,凭经验来看,这已经算是最后通牒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诸位,一路过来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也感谢你们为志愿军的声誉贡献了自己的满腔热血,现在我已经不能再要求你们什么了?你们已经尽力了,足够了,接下来是我的最后的命令。”

舰桥上每个人都看着我,舰内的大部分也停下了手边的事情,注视着舰内各处的显示屏。“活下去……”我说出了最后要说出的话,“全员弃船”

但是没有一个人有动作,我想这也包括舰内所有的人。

“舰长,那你呢?”

“不要管我怎么样,刚才的是命令,你们只要还是志愿军的一份子,就要执行,快,全员弃船,迅速执行。”

终于陆陆续续地动了起来,逃生艇一批批地脱离了这艘大菠萝XII号机动战舰,努力地躲避战场的废墟和划过虚空的炮火,挣扎着向着明天前进,他们肩负着任务,那就是把无数吉翁军人和志愿军战士用鲜血铸就的故事传诵给每一个还没意识到银河帝国的丑陋与邪恶的人听。也许他们更要把一个即将消失的国家带往未来,让未来不再是吉翁的LOLI们永远记得他们父辈为了他们的不是作为帝国奴隶的明天所做出的努力。

我也有我的任务,当我把副官强行推上最后一艘逃生艇后,我踉踉跄跄地走到了机库,那儿停放着吉翁军人给我的最高荣誉,墨绿色的MS-06F。我爬上了这台扎古,打开了舱门,外面,光子鱼雷划着长长的轨迹向吉翁最可爱的人们倾泻着死亡和恐惧,轨道炮的光辉夺去了星海曾经拥有的美丽……

“走吧,我的朋友……”

平行历0001年3月6号凌晨1:30分,我开着仅存的扎古,持着仅有的电热斧,飞向了燃烧的山河……

war end 2 - G 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