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没有地址的信
A Letter without Address

[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34834904[/hermit]

Ultimate Aces - Zephyr

亲爱的米哈伊尔:

很久没给你写信了。不,应该说是第一次给你写信吧!四年来一直都很想给你写封信,但是每一次提起笔写上你的名字后就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了。所以每次尝试给你写信的时候,往往最后只能望着近乎空白的信纸,一直发呆到太阳再一次升起为止。

自那场战争结束后已经四年了,四年中的每一天我都在期待着,期待着你驾着我所熟悉的“侧卫”(Flanker)重返大地。然而每一次,我都只能坐在跑道的尽头,看着寂静的天空发呆。已经很久没有战斗机升空了,欧西亚(OSEA)也好,尤托巴尼亚(Yuktobania)也好,经历了大战的两国都在致力于恢复受损的国民经济和国家关系。哈林(Harling)总统一直梦寐以求的国际范围大规模裁军也已历时三年了,尼科诺(Nikanor)总理在去年的今天和哈林总统共同签署了两国第四阶段消减战略性核兵器协定(START-IV),根据协定的内容,两国所有的战略性核兵器都将在10年内废除,只保留最低限度的战术核力量。同时,经过两位领导人不懈的努力,国际范围内的消减核兵器的计划和协定也在商讨之中。只不过,之后的谈判桌上将再也见不到他们的身影了,START-IV签署后他们就将双双结束了自己的第二个任期。虽然民意显示如果两人继续参加竞选的话,仍将会赢得历史性的第三个任期,然而在签署START-IV的新闻发布会上,尼科诺总理握着哈林总统的手说:“我们的手在历史舞台上已经握得太久了,都有些酸痛了,不过我倒是很乐意在卸任后和哈林一起去北海钓钓鱼。”卸任后,他们真的去了北海,但是却不是去那个冰天雪地的地方钓鱼的。他们以个人名义参与了“Hrimfaxi”的打捞工程。然而不幸的是,一个月前,当他们返回尤托巴尼亚进行补给的途中,遭到了灰人(Gray Man)残党的袭击,双双遇害。

袭击他们的是一架红色涂装的“台风”(Typhoon),显眼的色彩似乎就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事后的调查也揭示了这一点,红色“台风”的飞行员代号“红衣主教”,曾经是掀起战乱的8492中队“Ofnir”小队中的一员。他并不是二十年前在那场战争中活下来的贝尔卡(Belka)公国王牌机师,只因为他那架“台风”的战力而被8492中队破格接收的。在环太平洋战争(Circum—Pacific War)中,他也只参加了“和平庆典突袭事件”,之后以ODAF(欧西亚国防空军)第108战术航空团沙洲特遣队所属少尉飞行员的身份隐藏在沙洲基地。他几乎骗过了所有他见过的人,基地司令也好,8492中队也好,灰人组织也好,他以卡迪诺少尉的身份进入了为期四年的冬眠,并在醒来后,从早已封存的机库中找出了自己藏着的红色“台风”,并最终策划了只有他一个人参与的刺杀行动。

Razgriz小队在瑟丽丝洋上(Ceres Ocean)击落了那架“台风”,没有迹象表明有人跳伞,也没人关心“红衣主教”的生死。当噩耗传回欧尤两国后,人们唯一关心只是用什么方式来纪念为了和平奉献一生的两位英雄。一星期前,隆重的国葬在巴塞特太空中心(Basset Space Center)举行,自愿前来送葬的两国平民超过了两百万人。按照哈林总统和尼科诺总理两人生前的心愿,同时也征得了遗族的同意,两位英雄的遗体将通过SSTO(成圈层往返穿梭机)先送到Arkbird II(方舟之鸟二号)上。然后遗体会装入特制的水晶棺材,并最终被推送到同步轨道上。这是哈林总统一生的心愿,他将永远注视着他的故乡星球,同时也将慢慢地等待着人类迈向浩瀚宇宙的那一天。在他身边,有他的朋友陪伴着,他们曾经一同为和平奋战过,并将一同守护这个星球的和平直到永远。感谢他们,世界恢复了和平,而且看来这个和平将持续一段很长的时间。

唠叨了很长时间似乎与写信所要有的内容不相干的废话,还望能够谅解,对于写信我真的是很不擅长。不过,我想,其实这些也是你想了解的吧!最近,我在写一本关于你和整个环太平洋战争的纪实小说。自从战争结束后,我就辞去了军职,并如愿进入了欧瓦德(Oured:欧西亚联邦首都)国立大学主修文学,虽也时常去过去的军用机场走走看看,但是却再也没踏足过飞机半步,已经不想再飞了。于是闲暇时间除了继续等你外,就是把战争中的所见所闻回想起来,并记些下来。渐渐的,记得东西多了,也就有了写一部小说的想法,而主角当然就是你啦!

噢!我得暂时停一下笔,伊丽娜又开始闹腾了,她简直就是她那个永远长不大的爸爸的翻版,请来的保姆已经换了三个,现在的保姆又开始和我抱怨了,看来也得换人了。哦!忘了说了,伊丽娜已经五岁了,是个超级可爱的女孩,虽然她是我和阿历克赛领养的战争孤儿,但是无论怎么看,她都和我们像极了,以至于很多邻居以为她是我和阿历克赛的陈年旧帐,让我们又好气又好笑。我和阿历克赛是两年前在学术研讨会上认识的,他是纯正的尤托巴尼亚人,而我是纯真的欧西亚居民,除了在战争中作为战俘的那段经历,我几乎没去过尤托巴尼亚,哪里有什么陈年旧帐。即使有,也是你和我之间的才对……

说到旧账,你还欠我一顿纯正的尤国风味的大餐呢?虽然,我把你所有的事说给阿历克赛听后,他马上就帮你还了帐。不过,直到如今我都盼望着,还账的不是他,而是你……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大概也到了我的极限了吧!必须得打住了,我必须先安抚伊丽娜,让她安安静静睡觉,然后我就要开始写关于你的那本小说了。阿历克赛去西尼格瑞德(Cinigrad:尤托巴尼亚联邦共和国首府)参加签售活动了,大约一星期后回家。那是他第一本小说的发售活动,这对他很重要。虽然他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不过我还是坚持让他去,并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母子一定会平安的。”离预产期大概还有不到一个月吧,不出意外的话,阿历克赛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赶上他儿子的出生。我想只是躺在床上写几页字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你看,刚那么说,米哈伊尔就开始不安分了。也该休息一下了,就到此为止吧!哦抱歉,忘了说了,那个正在抱怨我不好好休息的小家伙其实很早就有名字了。阿历克赛和我第一次透过屏幕看到这个小家伙的时候就想好了,和你同名,米哈伊尔。

永远爱你的爱莉西亚•修•格兰特
2015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