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22805088[/hermit]

Original - れいた

世界正在扭曲,星刻,是的,我知道,世界正在扭曲……

“将天子陛下出卖给布里塔尼亚?”我轻声地呢喃着,语气中没有一丝震惊。

是的,没有一丝震惊,从他们把我带入宫中的那一天,那一刻起。

修奈泽尔缓步走下飞机,那笑容看起来无比的虚假,就和站在他面前的那七个称不上男人的家伙一样虚假。

数年来,他们站在天子陛下的背后操纵着整个中华联邦为他们的享乐所服务,他们坐在用无数百姓尸骨编织而成的垂帘之后,践踏着每一个人。而现在,他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又打起了他们的玩具的主意——天子陛下将要嫁给布里塔尼亚第一皇子!

而这交易的另一头则是一纸虚妄的和平协约和这些不是男人的家伙的高官厚遇。

是的,世界正在扭曲……黎星刻啊,黎星刻,你究竟一直在守护的是什么玩意啊!我意识到了修奈泽尔投过来的视线,他也许并没有在看那七个假男人或者是我。因为我知道,他的视线并没有在这小小的机场上停留,而是投向了中华联邦更广阔的领土。虽然修奈泽尔在微笑,但是我知道那眼睛里的光芒是只有饿狼才会有的。
“大宦官们已经和修奈泽尔之间达成了秘密协议。”

我只是听着,只是听着而已,思绪却并没有停留在这狭小的密室之中。

“依靠这次联姻和领土割让,大宦官将获得布里塔尼亚的爵位。”

“爵位?为了地位而卖国?”这并不是质疑的口吻,因为这几乎是我所知道的常识。

“人民该怎么办?”

“大宦官必须死!”

“没错,哪怕是提前执行计划也要破坏联姻。”四周的同志响应着。

“但是,如果现在发动政变的话就意味着和布里塔尼亚之间的战争。”

“究竟该选择和平,还是……”看似平静,然而我的内心却泛起了涟漪……那时的场景又浮现在了眼前。

“可是天子殿下,这奴才对囚犯施予了不必要的同情。”

当时,我负责看管一名刺杀天子陛下的刺客,那个刺客在被抓住后,卫士们受大宦官的命,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被丢在水牢里三天三夜。因宫内人手紧缺,(可笑的是,大宦官家里养着成百上千抢自民家的妇女,而这些家伙却连男人都不是)我被大宦官派去一个人看护这名犯人。

当值的第三天,我见这刺客奄奄一息,就问御膳房拿了一些丢掉的食物丢给了水牢下的刺客。没想到正巧被路过的太监抓了个正着,到大宦官那里告了一桩。

于是我就抓起来准备送交刑场处决,却正好碰上天子陛下路过。

“依法,这男人应该死罪。”

“太奇怪了,这样太奇怪了,这个人明明做了好事。”是天子陛下,这声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和那个夜晚在星空中的刻印。

契りを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