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全食》—海洋时代同人

[hermit autoplay="true"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5129159[/hermit]

序 日全食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理查德装病没有去上学,九点没过几分,他就拿着詹妮弗给他买的天文望远镜出了家门。在镇上,很多孩子都集体请了病假,有的甚至是父母帮着给老师说的情。公共教育部门似乎并没有因此生气,即使是在镇上的公立学校里,孩子们也大都带来了自己的观测仪器,没有的孩子则大部分围绕在学校天文社提供的设备边,三三两两的还能听到他们的争吵。

今天确实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在历经五百年之后,北美大陆迎来了又一次超长时间的日全食。五百年前,当合众国的国父们在纽波特纽斯宣布国家建立的时候,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这一天文奇观。骤然而降的白夜吓坏了会场的几乎每一个人,然而唯独一个人,他没有畏缩,他指着天空中被一圈光芒所包围的黑球说道:

“是的,现在是黑暗的时刻,然而它并不会持续长久。属于我们的光芒固然微弱,然而我们的信念正如那熊熊烈火般燃烧的太阳一样,终有一天,黑暗会被扫除,光芒重新照耀美洲大陆,而属于我们的民治民有民享的合众国将沐浴在民主和自由的阳光之下。”

那一次,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日全食持续了很久,久得让人坐立不安。然而在座的所有人都不会预料到,与他们即将遭遇到的吞尽所有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的“日全食”相比,这不过是人生中的一次短暂邂逅,一些无关痛痒的茶余饭后而已。

理查德跑到了离镇子不远的小山上,很多伙伴都已经就位了。连说了几次抱歉后,理查德摆开了自己的望远镜,调节到了适当的位置和角度,便坐在了草地上,焦急地等待着那一时刻的到来。在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那颗即将被吞吃掉的光球之前,他最后一次遥望了一眼自己所居住的小镇,他的视线聚焦到了镇中心的铜像上,那是他们镇子引以为自豪的存在。那个肃穆的铜像站立着,对着无垠的天空伸开自己的双手,以无限的胸怀迎接着彼岸遭受压迫的人民。

理查德想起了历史课上学到的建国史,然而没过几秒,他就把它们抛到了九霄云外。五百年一遇的日全食开始了,大家一个个的把全部身心放到了地球之外。

谁也没有注意到月球背面正在发生的一切,当黑暗逐渐蔓延过那尊肃然的铜像,所有的迹象都明晰了起来。人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地重又看向漆黑一片的天空,然而他们得到的只有那唯一一个答案,太阳……没了!

Outside the earth - T5

“转向第三时空断层α连续面,第一战斗速度。”

终于出现了,狐狸的尾巴。鳳梨派整了整自己的披风,走上了舰桥。

“会长,探测器显示当前时空的月球表面出现庞大数量的无畏级战列舰,战斗力预估在3700W上下。”

“时空跃出准备完毕,请会长指示。”

凤梨派环视着四周忙碌着的商会精英,因为那句誓言,他们甘愿跟着他履历千年的孤独。在这终末的时刻,他由衷地感谢他们的付出和对商会信念的执着。

“诸位,真的辛苦了,一切都该是结束的时候。在这之前,我想对你们说声,对不起。”然后,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什么话啊,会长大人,打倒mingo是我们大家的心愿。”副会长silver笑着说道。她曾经为了一己私欲而策划过政变,然而会长鳳梨派原谅了她,并告知了她一切的真相。

“是的,是的,会长,这是我们大家的心愿,所以,请下令吧,it's a good day to die!”副会长eidos接着说道。

舰桥上,众人的眼睛一致对准了他们的会长鳳梨派,都在渴望着终末的时刻快些发生。鳳梨派抬起了头,他回望着给予他信心和勇气的商会精英们,泪水毫无预警地涌出眼眶,这是开心的眼泪。

“最高战斗速度,两弦脱离时空接续,时空跃出开始。”

凤梨派最终下达了命令。

“我们回来了,mingo,你以为我是谁啊!”

“超时空窗口正在展开,mingo陛下。”月咏铃音机械地复述着屏幕上的预警信息。

mingo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硕大的王座上,翘着标准的二郎腿,右手托着一杯血红的葡萄酒,看着全息屏幕上所发生的一切。他能感受到大地上茶会合众国人民的恐惧,这让他兴奋,当然如果在人群之中能发现凤梨派的影子,那就更享受了。

“月咏铃音,终末的时刻来临了。我们得为我们培养出来的一群恶犬付出代价,不过这次我不准备再拴住他们了,随便烤了煮了吃吧。”

“是。”回答他的依然是机械般的声音。不过这让mingo很满足,他喜欢不怎么会叫唤的狗,当然这一点并不适用于他对女人的态度。

mingo放下了二郎腿,对身边一名最受他宠爱的妃子使了个眼神,很快她就来到他的身边,褪下依附在身上的那一层薄纱,赤身裸体地跪在了mingo的跟前。

“月咏铃音,你也该试一试,当然,我觉得你不可能再起得来了。”mingo开怀大笑起来,以前的对手现在任凭他如何嘲讽都不会有一丝反抗。这令他很享受,和着身体所带来的快感,mingo达到了愉悦的最高潮。

不,这还不是最快乐的。他想,如果哪天能看到鳳梨派被他用数百名世界上最丑的老女人强奸而死,才是人生最快乐的时候。

他站起身挥挥手,让满嘴牛奶的宠妃离开了身边,而后下达了命令。

“全炮门打开,30秒后对准爱撕衣放课后茶会合众国全境一齐发射。”

燃烧吧!燃烧起来吧!是我养殖了这头异兽,就让我来斩断他的喉咙吧!mingo阴冷地笑了起来,一如数百年前,透过窗户,看着利物浦街道上那个少年的自己。

繾綣若夢 - Say HANa

第一话 我的征途是汪洋大海

利物浦没有星期天,通常情况下无论是商会还是新跨入门槛的小商小贩,总是在这一天忙忙碌碌地干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离码头不远处的教会门口准点排起了长队,就算是大商会的会长,在这一时刻也被一视同仁,大家都为了争夺受到洗礼的装备而卯足了劲。当然同样卯足劲的还有利物浦的小偷,他们总是能从拥挤的人群里拿到属于他们的战利品。自然,商贩们也有自己的战利品,每一分钟都有数不尽的商船,或大或小,从世界各地驶入利物浦。他们有的在公用码头上卖掉流行商品或者他们认为有赚头的工业制品,然后再买上一船大炮或者其他土特产,没有多做停留就往下一个目的地疾驰而去。有的则驶入英格兰政府特批的私人码头,卸下聚集的财富,装上早已准备好的风靡品,战战兢兢地往布满海盗的港口而去。虽然紧邻一个知名的海盗巢穴,但是利物浦的海面还算风平浪静,这也是许多新入行的小商贩特别喜欢以这里为基地的原因所在。

mingo并不喜欢这样的状态,这意味着利物浦没有秩序、混乱、毫无章法,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在没有统一的指挥的情况下,小商贩们从来不会顾及大商会的利益,往往利物浦一有流行品出现,就会被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抢个精光,当mingo的商船队赶到的时候,也就只能看着空空如也的交易所干瞪眼。他原本可以染指这里的,但是英格兰政府,甚至世界范围内的政府都不允许这样做。商会只能拥有和商会规模相当的码头数量。所以,mingo只能不喜欢,而什么也做不了。

不,mingo觉得还是做得了一些事情的,只是他没有这个权限去做,毕竟会长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贱人。mingo不喜欢她,却不得不服从她。

mingo摇了摇手中的葡萄酒杯,一饮而尽。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他想,以前的月咏玲音并不是现在他认识的这个月咏玲音。不,当然不是,那个温柔地躺在他怀中呢喃的月咏玲音已经消失了,随着那场事故一起,他失去了他曾经的挚爱。他曾经如此深爱着她,而现在却如此憎恨着她。这是一对矛盾体,特别是在自己被月咏玲音用东方秘传的龟甲缚绑在床上,然后随着滚烫的蜡烛油而尖叫的时候,这对矛盾体就会浮现在他脑中。月咏玲音还爱着自己吗?他总是会那么想,还是因为那时自己没有救下被海盗舰队团团围住的月咏玲音,所以月咏玲音展开了自己的报复。

不,就算要报复的话,也该一刀捅向负心汉的心窝才对。即使是死,mingo也想再看看那个曾经深爱过的女人,看看那最后一眼柔情,和那因受到挚爱伤害而破碎的心。至少这样,mingo能得到解脱,而不是如同现在,享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听着爱人的声音说着那已远逝的甜蜜私语。

「誰も来ないから、好きにしてもいいよ」 - Tw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