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 d'angelo

[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1294889782[/hermit]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当然这样说可能仅仅出于我的自私,因为对于我而言,这确实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飞行车已经破烂得动不了几天了,可无论风吹雨打,我还是得开着它去赚取我每天的伙食费。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是的,如果说真的有天堂和地狱存在,那么我现在肯定不在两者中间。

“东上海街,司机我赶时间,快点……”

“是。”

这就是每天的工作,载着各式各样的人,送他们到各式各样的地方去,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或者说对于这一工作所接触的各式人等的好奇,早就泯灭在了铿长的岁月年华里。

现在即使有情侣在后座干一些出格的事情,我也懒得看一眼。是的,与其说我对这份工作失去了兴趣,不如说我对生活本身已经失去了兴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于我而言就是这样。

我只是一个生活在东海市廉价摩天楼一隅的普通出租车司机,没有激情,可能也没有速度。

暑い - Hiten

“司机叔叔,我想去云海摊。”无精打采的我照例迎来了今天的生意。

“哦,那里啊,景色不错,小姐是来东海市旅游的吧!”虽然已经对到底载什么样的乘客毫无兴趣,但是我还是从后视镜偷偷看了看坐上后座的女孩。心中不由的感叹,真是漂亮,如若天仙下凡。

“不是的,我只是想去看看云海。”很多人都想去看云海,有的去了没回来,有的去了不想回来。总之没有不被震撼的。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我也挺想去了不回来的。但是始终还是没拿出勇气过。不过,这女孩终究不会和我这种人一样,光凭她的外貌就足够让生活丰富多彩。

也许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我又偷偷地从后视镜看了看她,她梳着一双及膝的马尾辫,用黑绿相间的发卡箍着,身上穿着无袖的绿色上衣,配黑色主基调掺和些许绿色的短裙。漂亮的简直就像个下凡的天使。

说真的我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还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她似乎有一种魔力,一种超脱于凡俗的磁力,让人不得不把视线全部集中到她的身上。

如果用色彩来形容一个人的生活的话,可以说从我特别注意她开始起,我整个的生活就染上了彩虹色。

我也不知道我盯了她几分钟,知道她惊恐地在后视镜里看着我,提醒我小心撞上前面的车,我才收回我的视线,专注于本职工作。

“小姐,云海其实没什么看的,我去过一次。”

“叔叔觉得那里怎么样?”

“还行,挺震撼的,不过也就仅此而言,太单调了。”

“叔叔不觉得有时候单调也是一种美吗?”

单调的工作,单调的起居饮食,单调的人生,那绝对不是一种美。

“不,人生还是需要点色彩,比方小姐你就是,坐上来之后,叔叔就觉得人生整个都放光彩了。”

“叔叔你真会说笑,其实吧,我反倒羡慕叔叔你的生活。”

“叔叔的生活很无聊的,真的。”如果没有你坐上车的话,今天确实会相当无聊。

“没有的事,叔叔,你知道吗?我每天都让自己忙到要死,不是去这个地方,就是去那个地方,见各种各样的人,玩各种各样好玩的。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还没时间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得到什么就睡死过去了。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觉得空虚无比,因为我除了给别人带来色彩之外,自己却永远生活在黑白之中。”

这话里蕴含中浓浓的寂寞感,我能体会得到。虽然和我自己的黑白世界比起来,这是另外一种孤寂。

“小姐,这可比叔叔好多了,叔叔我整个生活都是黑白的。”

后座的女孩笑了起来,“才不是呢?不知怎么的,和叔叔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

“不打紧的,说句实话,叔叔我一上车就偷偷看了你很多眼。说真的,你真是太漂亮的,漂亮得让人难以置信。但是,不要怪叔叔话多,我总觉得你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活在这个世界的人,更像是一个断了一个翅膀掉落凡间的天使。”我还真会说话,不过说的确实都是实话。这女孩给人的感觉太烟雨朦胧了,就像,就像一个转身就会消失一样。

“叔叔你真会说话。掉落凡间的天使吗?”女孩的声音轻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了那个真实的忧郁的她,“也许不过是装着假翅膀想当天使的庸俗的凡人吧!”

之后我们就没再说过话,很快就到云海滩了,女孩微笑着结了帐,转身就走了。至今我都记得那一转身,那一抹生活中少瞬即逝的色彩。飘逸的双马尾带着微微飘起的裙边,简直美得让人难以呼吸。少女向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起了什么,侧过了身,回头望向我,脸上浮现出了我所见过的最真挚的笑容:

“谢谢你叔叔,希望你能找到你的色彩。”

如铃音般的声音至今我都能记起,伴随着映照着彩虹色的肥皂气泡被微风带走。之后,少女就消失了……永远地……

这件事并没有广泛地引起东海市居民的注意,因为这太稀疏平常了。也许在意这一抹颜色消失也就我这么个黑白的凡人。

警察隔了没一天就找上了门,从我的飞行车上提取了所有当时记录下来的对话,也询问了我许多关于女孩的问题。这时候,我才知道,她是去那里再也不回来的。

或许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我没点穿,这样的乘客我载过很多,不过很多只是去服务那些性急的客人的。也因此我不想点穿,我不想这个美丽的气泡在我眼前破灭消失。这是我的自私,我希望这一抹色彩能照亮我黑白的人生,即使我知道那不过是我虚构出来的彩虹色的肥皂泡。

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给别人的生活带来过色彩,可能仅仅给别人带去的是生理上的满足。不过,至少那天,我敢肯定我所虚构出来的气泡是真实存在的,就在我的眼前。那是点亮我生活的色彩。

气泡并没有消失,而且也重新找回了我的色彩。我依然在开着飞行出粗车,接送着一个个普通的东海市市民。

“师傅,我有急事,能开快点吗?”

“没问题,拉好安全带,出发!”

有了激情,自然就有了速度。我依然不会关心我拉的是谁,他们又在干什么,不过我的生活已经不再是黑白色的了,它有了色彩。

每天很晚我下班之后,我都会去东海市市里第一医院看望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沉睡着的公主。从法律上讲,她已经是我的养女了,虽然睡在冬眠舱里的她还根本不知道那么一回事,甚至连答应与否都不能说。但不管怎么样,重操了旧业,通过还没忘记的电脑技术,我得以得到让她在某种意义上存活下去,直到医疗手段足够治愈她的一天的资金和法律手续。

我想让天使活下去,我想让世界不至于失去这一抹色彩,当然我也不希望我的生活重又归于黑白。

ワンピースのおんなのこ - 森倉円

Sic Parvis Magna - Greatness from small beginnings
- 于小处成就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