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27908085[/hermit]

“皇上,宫内可不能乱跑啊!很晚了,该就寝了。”

她是谁?她在叫我吗?

“有什么关系?不要大呼小叫了,只有晚上才能自由活动啊,镜!”

镜!是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吗?啊!我正牵着她的手。

“还有,现在叫朕,不,叫我李柞就好了,那个不属于我的名字或称号讨厌死了。”似乎这个我并不喜欢皇上这个称呼啊!等等……皇上!??

“奴婢怎敢?”

“不,现在我不是皇上,你也不是奴婢,你是镜姐姐,你永远都只是我的镜姐姐……”

耳根怎么热了起来……好奇怪……这种感觉……

“呼……知道了,真拿你没办法。”

“快走吧!太监们都给我买通了,但是也还是有时限的,否则被那个老秃驴发现就不得了了。”

“他可不秃……”说着,叫镜的女孩儿笑了起来。

“呜……镜姐姐就喜欢嘲笑我……朕不理你了……”

口是心非,我知道,我能体会那种感觉是什么?那种想要一生都抓住眼前这个女孩子纤细的手的感觉……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冷蝉


--------------------------------------------------------

啪~~

不偏不倚正中眉心,历史老师的粉笔技能又进步了……

“李天佑,百忙之中劳烦您给大家讲讲,天佑四年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

天佑四年,啥?老实说我一点都不知道,于是赶忙把课本上的口水擦掉,噼哩啪啦地翻起了还停留在秦统一中国的教科书。

杀气,没错,因为这翻书的声音,我敢保证他头上的青筋膨胀得更大了。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难道你连你名字里的年号都不知道就敢在我的课上呼呼大睡?”

“啊哈……啊哈哈……我对这门课不感兴趣。”惨了,我怎么就脱口而出了呢?这下看来要补考了,我美妙而灿烂的暑假啊!

“出去,带上你的教科书滚到走廊上去,以后就麻烦天佑同学你站着自学了,”他特别在站着自学这里加重了语气,“这样就不会白日做梦了,和你的梦中情人说再见吧!”

呼啦,全班都笑了起来。坐在旁边的不愧是我的哥们,忍着笑悄悄提醒我,今天我梦中说了胡话,吐出了镜姐姐三个字。

脸上一下子火热热的。

丁香·海棠 - 樂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