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1387142737[/hermit]

☆ - Shal.E

初章 绝望的献祭

高耸入云的奥林匹斯山静静地矗立在雷蒂安的面前。它神圣、威严、不可侵犯,甚至于连普罗米修斯都不敢正面反抗它。不过,在雷蒂安眼里,神圣的奥林匹斯山只不过是一座立于自由之天堂门前的虚幻的守护者,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持着上帝赋予他的强大力量阻止人类向自由天空的飞升。但是这一切都是暂时的,虚像终究是虚像,雷蒂安只需稍稍地用手指一拨就能窥见它体内那些被神祗们的权力欲所玷污的原本就是肮脏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是不会长久存在的。

长久以来,雷蒂安都怀抱着这样一个梦想,终有一天人类会逃离神祗们的“保护”,去开创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虽然雷蒂安也知道,是那些神祗创造了她和整个人类,而且也赋予了人类赖以生存的能力,但神祗却不愿意给予人类自由。纵然,人类是神祗的造物,但那又如何,难道造物就必须绝对服从造物主的任何要求,就必须永生永世都成为造物主们的奴隶,在奴役之下走向无限的未来!

不,不是的。虽然雷蒂安感谢神祗创造了他们,但是对于神祗向人类提出的种种苛刻的奴役要求,她是绝对不会去听从半句的。当神祗们在墨科涅要求以火种换取人类绝对的服从的时候,雷蒂安第一个站了起来,并义正严词地拒绝了神祗们的要求。

要不是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表亲普罗米修斯的巧妙周旋,极其愤怒的众神们差一点就在会场上降下天罚。不过,最终天罚还是降临在了追求自由的人类头上……

阴冷的天空中布满着漆黑的乌云,凛冽的寒风并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自奥林匹斯山上呼啸而下的阴冷空气无情地吹拂着山脚下的弱女子。刀割般的感觉时时折磨着雷蒂安,她的双唇已经冻得发紫,她的双脚因为寒冷而麻痹。不过,她却没有被这刺骨的寒冷所击退。

可是她的心却早已承认了失败,她的希望已经被那股强大的力量所彻底粉碎。

“伟大的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啊!至高无上的宙斯啊!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类之主宰啊!我在此乞求您能够宽恕卑贱的人类对您伟大意志的违抗。我们卑贱的人类不但不能好好地服侍您——我们伟大的造物主,甚至还妄想从您那儿盗取神圣的火种,我们是多么地不知廉耻啊!但是,我们知道错了,知道我们不应该向伟大的您骗取微不足道的自由。我们真的知道您的保护是多么地伟大。请宽恕我们吧!请收回天罚吧!”

雷蒂安不得不承认,人类是对抗不过神祗们的。当无尽的洪水冲向正在建造中的通天塔的时候,雷蒂安第一次在恐惧中了解到了自己和人类力量的渺小。滚滚的水流冲走了一批又一批四散而逃的建筑工人,高耸入云但还未完成的通天塔被神祗们的伟大力量推得摇摇欲坠,最终在宙斯的一道雷霆之下,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人类为了取得天上象征自由的火种而付出的艰辛努力,在片刻间便化为乌有。甚至连一直站在人类一边的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近亲——普罗米修斯都无能为力。

“亲爱的雷蒂安,我们是对抗不过诸神们的。他们的力量无穷无尽,他们的威力庞大无比,甚至于我都没有能力去阻止天罚。我们已经很努力了,我们不要诸神的施舍而自己努力去建造通天塔来取得火种。但是诸神却不高兴我们这样去做,最终他们还是惩罚了我们的自不量力。”

当普罗米修斯拖着绝望的雷蒂安飞回自己的帕尔纳索斯山的途中,他无奈地劝解道。雷蒂安并不怪自己丈夫的无所作为,因为此后所发生的一切使他了解到了神祗们超乎想象的力量。

无尽的天罚降临到了人类世界,整个人类社会都变得面目全非。自通天塔倒塌之后,整个世界的一切对雷蒂安而言都是那么地陌生无比。人类已经不再能够享有永久的和平,到处都充满着杀戮。人们为了权力到处征战,获胜的人无耻地奴役着失败者,就像神祗们把人类看作牲口一样,强者也把弱者当成畜生来任意使用。强权者为了博得神祗们的欢心和祈福而甘愿成为神祗们的奴隶,并以自己统治下的活人当作牲口献祭给诸神。那些弱者也不再赞美同情和帮助人类获得自由的普罗米修斯夫妇,他们用恶毒的话语诅咒着把他们从幸福的伊甸园中赶出来的雷蒂安。“为什么要建造通天塔,为什么要获得自由,在神祗们的保护下的幸福生活不是很好吗?我们愿意用奴役交换幸福。”

地上界已经不再是人类的天堂,这里物欲横流,血流成河。人类已经不再关心自由,不再关心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火种。

在帕尔纳索斯山上看着这一切的雷蒂安彻底凉透了心,对于人类终将开创一片自由的天空的梦想已经在她心中熄灭,无尽的自责深深地困扰着她。现在唯一支持她的只是那些无耻的人类向她提出的恶毒要求。“是你把我们带入了地狱,是你——一个胆敢向神祗要求自由和平等的贱妇把人类送向了死亡,现在请你,普罗米修斯的牲口,去向神祗们道歉,去向神祗们乞求,乞求他们收回天罚,让我们回到曾经拥有的幸福中去吧!”

于是彻底绝望的她偷偷地离开了整天为如何让神祗们收回天罚而大伤脑经的普罗米修斯,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冷酷无情,贪婪专制的奥林匹斯山下……

雷蒂安的四周毫无生气,阴沉的天空下没有一丝生的气息。除了呼啸的风声,没有任何声响能够回应雷蒂安真诚的乞求。

“伟大的奥林匹斯诸神啊!我再一次乞求您的原谅和宽恕,我自知卑微的自己没有任何资格,也不该提出如此奢侈的请求。但是我还是在此乞求您收回天罚,收回您的圣怒,我们极其愿意接受您的保护,请让人类回到过去的美好生活中吧!”

雷蒂安跪下早已麻痹的双腿,低着头,奋力地乞求着。但是,“威严”的奥林匹斯山却仍然只是高高地抬着它那高贵的头颅,以极其蔑视的沉默无视于面前这位弱女子的诚恳乞求。

“伟大的奥林匹斯诸神啊!请用您那高贵的时间的一点点来倾听我的乞求吧!我的乞求微不足道,但是还是请您能够满足我的乞求,为此我将把我的一切献祭给您。我的肉体,我的灵魂,我的精神,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您对于我的微小施舍,可是还是请您收下这件毫无用处的祭品。并希望这件祭品能够博得您的欢心,以期您能够完成我对您提出的微不足道的乞求。”

冷酷的奥林匹斯山依然寂静,高高在上却又贪婪异常的诸神一边喝着甜美的仙酒一边欣赏着山脚下那名弱女子绝望的献祭。四周寒冷空气包围着成为祭品的雷蒂安,昏暗天空萧索无比。自奥林匹斯山上呼啸而下的阴冷寒风使喷涌而出的滚烫热血迅速冷却,在雷蒂安心脏的位置上,染满鲜红的灵魂短剑深深地插入了她娇嫩的胸腔。

雷蒂安已经完成了她的献祭,绝望的献祭。

尾翼 - 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