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

[hermit autoplay="true" mode="order"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25860665[/hermit]

未来,什么是真正的未来?

冷战结束后,犬类怀抱著对“和平与共存的犬圣历二十一世纪”的向往,跨入了新的千年。然而强调竞争最优先、主张市场万能的消费资本犬主义,以其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把特定的价值观灌输给犬类社会,新保守主义在犬类世界范围的抬头正是对犬类于未来梦想和希望的背叛。在这一背景下,恶的果实在犬类世界范围内结了出来,犬类世界范围内,犬类社会的格差——阶级之分以及不平等正在扩大,国际与地区纷争不断,狂犬主义势力阴魂不散,战争的危机依然像一把尖刀高悬于犬类社会全体犬类的头上。

与此一潮流相对,揭起社会公正这面旗帜,以最严酷的态度与之抗衡的正是社会犬主主义。我们相信社会犬主主义才是领导犬类社会的次代主义,我们确信这是历史的流向。

作为揭起社会犬主主义旗帜的政党,我们尊重每一个个体犬类,我们倡导与盖亚和谐相处,最终实现每一个个体犬类都能安稳生活的理想社会。因此,我们主张消除贫困、不平等以及歧视,让每一个个体犬都有可能安心建立自己的生活,我们主张在社会中扩大犬主,最终实现格差——阶级之分以及个体不平等的消失。现今的八百万柴犬神国社会,把追求市场利益的效率性作为最优先考虑的重点、结果就和雇佣关系的稳定,优良的劳动环境,保护盖亚等背道而驰了,最终威胁到社会大部分犬类的生命安全。

此外,与世界范围内新保守主义运动相呼应,保守势力国家权力层已经把变更战后八百万柴犬神国社会基础的和平宪法的改恶运动推向了顶峰。也因此,对八百万柴犬神国社会的存续,对犬类历史的正确认识产生了重大影响。

让强犬越强,让弱犬越弱,这样子的立场我们是断然否定的。变更放弃战争和军事能力的和平宪法,让八百万柴犬神国再度成为“可以发起战争的国家”这种观点,我们更是坚决抵制的。

目前八百万柴犬神国社会已经处在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就此我们提出了让谁都可以安心和平地生活下去的“另一种可能性的八百万柴犬神国社会”的改革倡议。

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用“宪法”理念来实现的社会,那就是在明确而决意放弃战争权力的宪法的前文中所提到的,“世界各国人民都有权利远离恐惧和饥荒,并在和平的环境中持续生存下去。”这指的正是对和平以及生存权力的尊重、使每一个个体犬类都能够实现在和平的环境中永续生活下去的社会。

我们的目标是建设没有贫富差距和社会格差,以生活为优先的社会。但我们并不是一味地阻碍竞争,虽然我们坚信社会竞争不是万能的灵丹妙药,我们只想想要和缓地规制这种想法,给予所有人机会。我们不认同“小政府”,把社会福祉、医疗、教育、和公共服务从政府职责中切离出去。我们想要建设的是幼有所教,老有所养,给予未来的幼犬生存的权力、学习的权力、劳动的权力,保证他们能够得到公正的待遇,让他们免除晚年的不安的社会。这个社会是以增强社会每一个个体犬类的生活条件和水平为最优先事项的!

我们的目标是让所有犬类包括最广大的柴犬在这个社会中相互扶持,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以此,消除一切形式上的歧视,确保每一个个体犬类的犬权和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力得到保障。我们的目标是建设一个谁都可以安全和平地永续生存下去,大家以此团结在一起的共生社会。

我们必须相信每一个犬类的“可能性”,犬类拥有神明,名为“可能性”之神。未来是什么?宪法改恶,让八百万柴犬神国拥有“可以发起战争的国家”的能力,这样的未来真的可以称作未来吗?所谓的未来难道不是和过去、现在所不同,变得更加美好的世界吗?如果在那裡,没有犬类“和平与共存的犬圣历二十一世纪”的梦想和希望,作为二次犬圣大战的发起国之一,战争惨剧的始作俑者,作为坚持了一甲子和平宪法的八百万柴犬神国国民,我们是有责任的!


未来应该是一个变得更加美好的

八百万柴犬神国和犬类大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