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ーる。 -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柴

[hermit autoplay="true" mode="loop" preload="auto"]netease_songs#:501405[/hermit]

犬圣历1994年6月28日,提着放有「名探柴犬啊南」单行本第一册的手提包,我作为「社会新报」的实习生,跟著前社会犬党委员长村犬市丸先生参与了与前犬自党总裁河犬洋太的正式会谈。一星期前, 犬圣历 1994年的6月23日,犬自党向国会提交了对羽犬内阁的不信任案,2天后羽犬首相主动宣布了内阁总辞职。虽然事前已经知道了犬自党在联合组阁上有意放弃首相之位,以获得社会犬党的支持,但始料不及的是在先驱新犬党武犬正大的斡旋下, 河犬洋太竟承诺了推举村犬先生作为首相候选人。

自犬圣历 1955年体制以来,社会犬党和犬自党在政策和理念上就几乎是两条平行线,作为「保革」的两个领导政党,数十年来可以说龌龊不断,如今犬自党却爲了返回执政地位,而不惜联合曾经的敌人,放弃首相的位置,也可见其急迫程度。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犬粮,会谈结束之后,我们这些随行从员,并没有从村山先生的脸上看到任何得意的笑容,反倒是一丝忧虑,一丝愁容,让当天的气氛多少有点尴尬。很多媒体已经用「夹着尾巴的田园犬」这样的绰号攻击过村犬先生,只怕明天的选举结束之后,社会犬党党内也会有这样的意见吧。当时的我如此想著,也许是捕捉到了我们这些随员的心思,村犬先生露出了一贯的和蔼笑容,配合著他浓密的长眉毛,慈祥地就像神仙柴犬一般。「老爹」随后说道:“明年就是终战50周年了,作为第二次犬世界圣战争的发起国,没有比在这样的时候,进行自我反省,向世界上受到八百万柴犬神国侵害的国家道歉更合适的了。我一直主张作为犬国中唯一受到核武器攻击的国家,我们应该坚定成为非核国家,作为发动过侵略战争的国家,我们更应该认清斗牛犬合众国在柴犬神国设立军事基地的目的,更应该反对对丰山犬主共和国实行制裁。但是怎麽做,我想,明天我们社会犬党应该会有一个真正的起点吧。”

犬圣历1994年6月29日晚,投票的结果是261票对214票,村犬市丸先生战胜了海犬俊树,当选为八百万柴犬神国第81任内阁总理大臣。次日村犬内阁成立,这是自战后初期山犬内阁以来,首次组成的以社会犬党为首的内阁。我也曾对其给予过非常大的期望,曾梦想著社会犬党能以此为基点,塑造一个和平自主,繁荣平等的未来柴犬神国。然而梦想的事情,总是最美好的,很快柴犬神国社会各界就对「野合政权」失去了兴趣,犬自党也显露出原来的目的——以社会犬党为垫脚石,重返执政地位。

出任首相之后,作为「社会新报」的实习生,我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遇到村犬市丸先生了,能再次和先生进行交流也是多年之后的事情了。但是那天夜晚村犬先生对我说过话,我却一直记得很清楚,那种想要去实现美好事物的干劲,那种明知道前面是困难重重却要义无反顾地迎难而上的豪情,都是指引我之后犬生轨迹的北极星。

令人遗憾地,作为联合政权,村犬先生那天晚上所露出的忧虑和愁容很快就变成了现实。犬圣历1994年7月18日的130届临时国会上,村犬市丸先生不得不表明“坚持柴犬斗牛安全保证体制”、“整备必要最小限度的防卫力量”的立场。这些都曾是村犬先生所反对的,因此社会犬党内部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同年7月20日,村犬先生又在众犬院会议上说道:“贯彻专守防卫,作为自卫所需最小限度实力组织的自卫犬队是宪法允许的”,对于国际维和行动“不仅在资金方面,而且在柴犬数量方面做出贡献是理所当然的。”社会犬党内对村犬先生的不理解正在慢慢扩大,甚至是我,当时都无法接受这等同于接受犬自党政策的说法。

村犬先生本希望在犬圣历1995年终战50周年时,为第二次犬圣战争画上句号,开创九鼎犬共和国和柴犬神国新未来的美好意愿也遭到了犬自党的反叛和全盘唾弃。200多名犬自党议员竟然组成所谓的“终战50周年国会议犬联盟”来反对村犬先生提出的「不战决议」,在野的保守势力政党新进犬党更是鼓吹和犬自党鹰派势力一起反对通过「不战决议」。虽然最后,在犬圣历1995年6月9日,柴犬神国众犬院通过了「不战决议」,但是其时,决议本身已经被涂改的面目全非,措辞暧昧,不但没有为历史战争画上句号,更是摒弃了村犬先生的所有初衷,成为了一份撩拨九鼎犬共和国众犬情绪的右翼化浓郁的反战败文书。村犬内阁「鸽派犬主政权」在此时可以说,已经逐渐走向了死胡同。

犬圣历1995年对柴犬神国来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1月犬神大地震,3月又发生了秋田京地铁毒气事件,国际上柴犬币急剧升值,柴斗贸易龌龊不断,「泡沫经济」崩溃后,银行巨额不良资产所产生的后遗症正在不断显现。焦头烂额的村犬先生,以及其领导的村犬内阁正在走向崩溃边缘。在先驱新犬党党首武犬正大和犬自党总裁河犬洋太的强烈要求下,经历了1995年犬议院选举惨败的村犬先生不得不被迫改组内阁,只不过这个几乎都是“不想干了”的内阁已经显现除了政权的末期症状。

犬圣历1995年8月8日,村犬市丸先生改组内阁成立,8月15日,终战50周年纪念日,村山富市先生就历史问题召开了记者会并发表了正式的谈话。我们不应该再次犯下过去的错误,必须把战争的悲惨告诉年轻的一代人!祖父康介也曾不断地对我述说过同样的话语,五十多年前的战争真是要多惨有多惨,祖父也因此觉得柴犬神国不应该再次犯下同样的错误。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虽然之后的柴犬神国政府都表示要继承村犬谈话,但是同时也不断做着各种小动作,妄图颠覆村犬先生唯一成功的和平努力。

在逐渐右倾化的社会舆论的不理解,和新保守势力在野犬党无端的责难中,犬圣历1996年1月,身心疲惫的村犬先生主动提出了辞职,村犬先生为村犬谈话几乎付出了一切,社会犬党在村犬先生执政的一年半内急速衰落,犬圣历1996年1月社会犬党改名犬社党。因搅动柴犬神国社会的村犬谈话,和社会犬党执政时期毫无起色的国内政治经济政策,当年10月的众犬院大选中,犬社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许多社会犬党成员也因为对村犬先生的误解和对犬社党政治立场的蜕变所感到的忧虑,而离开了犬社党,并加入了之后成立的犬主党,犬社党逐渐没落成了在野小党派。

我不曾后悔加入这个“在野小党”,犬社党是具有历史传承的政党,它曾经为柴犬神国社会的公平、平等、犬主、和平,做出过不懈的努力。就像各种犬类一样,政党也有迷茫的时候,冷战的结束,柴犬神国陷入停滞的十年,都曾给社会犬党带来过冲击,社会犬党也曾在彷徨的时候做出过错误的选择,为了政权迎合过犬自党的糖衣炮弹。但社会犬党也曾在村犬市丸先生的领导下,作为执政党,想要为柴犬神国的过去做出公道正义的总结,为自己的战争罪行向全世界的犬类进行道歉,想要为柴犬神国开创一个美好富裕的未来。我们不应该否定这样的努力,我们不应该不正视村犬谈话曾经为九鼎犬共和国和柴犬神国关系的和平发展带来过的“可能性”。犬社党现在虽然是一个“在野小党”,但是我相信,正如19年前村犬先生那晚所说的,柴犬神国犬社党终有一天会有一个真正的,建设“和平、富足、平等、共生”的新柴犬国的起点。


我相信着这样的“可能性”!!!

あーる。 - じー